第二章★

  「真的假的?你要追古屋上月?」

  吃到一半的蘇打冰棒就這樣停在半空,上石總介露出滿臉驚恐,險些沒有把剛剛吞下去的冰給咳出來,多嚥幾口口水,維持不可置信的眼神看著身旁的友人。
  「你覺得我在說笑嗎?」藤原柳泰若自如的舔著從福利社偷出來的蘇打冰棒,不管明天是不是又會被叫去辦公室、或是被鳥崎罵到臭頭再送上幾支警告。
  「……你說,你對一個剛剛才遇到的學弟動情,才剛剛遇到哦?」
  定下心神,上石總介繼續有一口沒一口的舔著冰棒。
  「你知道的,美國人喜歡速戰速決。」彷彿理所當然的點頭,藍褐色的眼睛沒有半點遲疑。
  一見鍾情?怎麼聽都荒唐。
  「阿柳,我很認真的再問你一次,真的假的?」
  上石總介覺得這玩笑沒那麼有趣了。蹙眉,他駐足,表情嚴肅的看向藤原柳。
  藤原柳感到有點不耐煩了,跟著停下腳步,回頭看他:「我再很認真的說一次,你覺得我在說笑嗎?」
  意識到好友的情緒,上石總介緊張起來。
  「阿柳,不是我要唱衰你……你連他究竟在哪一班都不知道,你有喜歡人家的理由嗎?因為臉?」擔心的情緒顯露在臉上,眉心皺緊。
  「Fuck!戀愛哪需要什麼理由?我就是喜歡啊,喜歡他的臉喜歡他的聲音喜歡他的名字,從腳趾到頭頂都喜歡啦,這樣的理由夠不夠充足?」
  藤原柳的語氣充滿不屑。
  上石總介的表情充滿不認同。
  「好好好,我講不過你……可是,阿柳,你說過你不會喜歡日本人,你這樣不怕別人說話嗎?你要打破自己原則?」
  藤原柳大笑三聲,咬了一口冰棒,直呼爽快。
  「……戀愛是靠直覺、直覺!至於什麼日本人,誰說我不能反悔?」
  「阿柳,日本人談戀愛從不靠直覺,這是規則。」
  「Shit,又是規則,家有家規、校有校規、國有國規,是怎樣,日本人沒有規則就活不下去嗎?」藤原柳把最後一口還在木棒上的冰給狠狠咬下,用憤恨不平的口吻嚷著:「Fuck!沒有聽過一句話叫『規則是訂來打破』的是不是啦?」
  聞此,上石總介嘆氣。
  「阿柳,我真的在擔心你……如果抱持著這種屌兒啷噹態度去追求人家,要是那個學弟禁不起你的開玩笑或是美式作風弄得有心裡障礙或是跑去跟家長說怎麼辦……?不行我連你到時候會多悽慘的畫面都已經想到了,藤原柳我拜託你我心臟不好,別這樣玩我好嗎請你收回成命吧老大我拜託你這樣下去不行,要是你被退學奧恩叔叔會很困擾的,難道你都沒有想過這個問題嗎?唉你就是學不會三思而後行啦這樣真的不好都十八歲的成年人了你還這樣……」
  一長串的疲勞轟炸竄進藤原柳的耳朵裡。
  還沒講完,就聽見從藤原柳口中爆出的笑聲。
  「噗、啊哈哈哈哈哈哈!你是白癡嗎?你是白癡吧上石總介?」
  突如其來的一句。上石總介愣了愣,看向藤原柳,滿臉不解。
  「我哪可能認真追,想也知道好嗎?」咬著木棒,藤原柳含糊不清的說。
  上石總介頓了三秒,瞬間醒悟。
  「……Go dieeeeeeeeeeeee!你剛剛是在演戲嗎?是這樣嗎?你剛剛在耍我是吧藤原柳!」
  「是你頗弱,加油,好嗎?上石總介。」
  「你給我住口!混帳東西!」
  「打我啊笨蛋,笨蛋、笨蛋──咧──」
  「今天沒有好好教訓你我就不姓上石!混帳東西!」
  「哼哈別忘記我空手道黑帶哦……上石葛格。」藤原柳瞇眼,微笑。
  「……總而言之你快給我去死吧!馬上現在立刻!」

  最後兩人停在上石家門口結束爭吵,藤原柳踩了他幾腳、上石總介賞了他幾個巴掌,不知不覺這個追學弟的話題就結束掉。
  進入家門在玄關脫下鞋子時,上石總介總覺得哪裡不對勁。
  沉默幾秒,回想起剛剛和藤原柳的對話。
  「等等。」
  嗯?是不是哪裡怪怪的?
  「他只說不會認真追……有說沒有要追嗎?」
  轉身看早已遠去的好友背影,發現藤原柳的話中有話,萬分震驚。


◆◆◆


  「上月、上月……起床,遲到了!上月……」
  斷斷續續的聲音傳入耳畔,賴在床上的少年先是從右邊翻翻、左邊躺躺,呻吟幾聲,絲毫沒有清醒的意味。
  「……上月、媽媽在叫你哦,上學要遲到了!上月!」
  又是同一個聲音。
  古屋上月不適的皺起眉,將整顆頭埋入枕頭內,繼續睡大頭覺。
  「怎麼每天都這麼難叫……上月,上學了!」
  埔月鈴子終於受不了,把自家兒子翻來又覆去,從床緣的盡頭推到另一邊,不見古屋上月有想起床的意願,仍舊閉緊雙眼,酣然入睡。
  最後,女人總想,忍無可忍則無須再忍,立馬扯著兒子的耳朵大吼:「古屋上月!有青蛙!」
  「──青蛙!哪裡?」不出三秒,古屋上月睜開眼睛,從床上跳起來,興奮的左顧右盼。
  埔月鈴子沉默。
  古屋上月仔細的環繞四周,才發現這熟悉的環境是自己的房間。接著映入眼簾的是滿臉充滿不耐的母親,雙手交叉,態度明顯不悅。
  「……呃、媽媽…早安。」
  「太陽都曬屁股了,快起床,上學已經遲到囉。」
  無可奈何的嘆口氣,埔月鈴子指指房內的時鐘,看自己的兒子滿臉鐵青,交代幾句便充滿無奈的走下樓。

  「八點十分,天哪,真慘。」古屋上月抱頭,只差沒尖叫。
  轟隆轟隆──
  瞬間聽見手機傳來震動聲,他拿起放在床頭櫃的手機,發現是簡訊。
  來自:朧光
  時間:星期四 08:10 25/08/09
  Sab:給親愛的哥哥。
  今天來不及叫你起床,因為要找給藤原君的禮物……對不起啦,偶爾遲到一天多睡一點也不賴啊,是不是\(^◇^)>?

  「……這算什麼妹妹啊!有夠差勁,虧我昨天還幫她解圍。」將手機用不小的力氣摔在床上,古屋上月不滿的走出房門。
  回想起昨天的情形,古屋朧光在回去的路上不停碎碎念著要給藤原柳的東西怎麼會掉了、自己還哭了……,以及成千上百萬句:藤原柳真的很帥,帥到不行,怎麼能這麼帥?
  聽到那句話,他不否認,也不怎麼想承認……,藤原柳的確外貌出眾,均勻的五官比例俊美的讓人感到不可思議,端正得叫人憤怒。
  一起床的情緒就是吃了個悶虧。
  古屋上月下樓盥洗,反正都已經遲到,慢慢來就行。
  父親已經去店裡工作,萬幸萬幸。他想,要是古屋和哉看到自己遲到,肯定會先罵個三十分鐘才肯放行。
  「上月,換好衣服就趕快出門了。」
  「……好的。」允諾。
  古屋上月思考,今天星期四,沒有體育課,那得穿制服才行。
  換衣服的同時抱怨著崇陽高中雖然校風自由,但麻煩就麻煩在無論是夏冬季都只有制服,體育課要用的服裝則不限定,穿制服或便服都可以,偏偏一但要穿便服就不曉得該穿什麼。
  古屋上月討厭逛街、也討厭購物,導致衣櫥裡的衣服能穿的就是那幾件,夏季時甚至制服的穿著率會高於便服。

  叼著早餐到玄關穿鞋,再一次埋怨那沒良心的妹妹,確認腳已經套進皮鞋裡才走出門。
  有一口沒一口的咬著吐司。從家裡出發走到學校只要十分鐘,明明就住的很近卻遲到真是很不像話啊……他想。
  古屋上月抬頭朝天空看,今天天氣很好,晴空萬里,稀疏的雲根本擋不了炎熱的太陽,夏季的恐怖也是好處就是這個吧,除了春夏交替的梅雨季和偶爾幾次颱風,其他幾乎都是像這樣無風無雲的好天氣。
  可惜的是,自己並不喜歡夏天啊。
  夏季是個遭逢巨變的季節,他如此肯定。
  收回凝視天空的沉重視線,古屋上月露出凝重的神情。
  不只氣候、人也是,所謂心浮氣躁,有太多本來不曾出現過的問題在這季節裡總是彰顯。
  或許並不是不喜歡啊……很多時候只是害怕,害怕在這個季節裡會發生的事情。

  「好熱……呃!」
  咚一聲。踢到物體所發出的聲音。
  「嗯?」
  古屋上月低頭看,發現一個小盒子。
  竹紋格很明顯是古屋家的包裝盒,及眼熟的咖啡色緞帶,他很容易就認出來這是自家生產的和菓子。
  怎麼會掉在這?
  「啊……不會吧。」如果沒有猜錯,這個盒子肯定不會是客人掉的。
  這世界上有哪個笨蛋會花了一千元日幣買幾個小不隆咚的和菓子,還不知道自己掉了和菓子?
  「古屋朧光真是笨,唉。」
  他撿起盒子,打開來發現裡頭的和菓子並沒有損壞,除了稍微摔到的壓痕外沒有多餘受損。
  愛心形狀的粉紅色和菓子,還是第一次見,看來不是店裡兜售的產品。於是他更確定這一定是妹妹所掉的東西。
  看來要給藤原柳的就是這個吧?
  「……我真是一個好哥哥。」
  垂眼看那充滿愛意的粉色和菓子,古屋上月決定好人當到底,無二不成三,就把這盒遲來的禮物交給原本該屬於他的主人。

◆◆◆


  古屋上月在三年級的鞋櫃附近繞來繞去,手裡拎著自家妹妹要送人的禮盒。
  明明就記得鞋櫃在這一格,怎麼突然名字的掛牌不見了?難不成是被誰偷走了嗎?納悶不已,忐忑著該不該打開那一格沒有名字的鞋櫃。
  是這個位置沒錯,他很確定,但是沒有掛名字,會不會是被換掉?
  就這樣的猜想之下,手伸出又縮回,再來回走幾圈,行徑像極了一個忐忑著該不該告白的困窘少女。
  「唔……」又停在那格沒有名字的鞋櫃前,古屋上月決定不管三七二十一的打開它。
  反正看到那雙髒得誇張的室內鞋就是藤原學長的鞋櫃。
 
  咚,一聲。書包毫無預警的掉在地上的聲音。
  「……不會吧,是你?」藤原柳不敢置信的張大嘴巴。
  不巧的是,用比平常更快的腳程跑到學校的藤原柳(因為早上第一節是鮪魚肚的數學課),剛好目睹了這一切。
  聞聲,古屋上月看向聲音來源,接著腦袋一片空白。
  一手拎著小禮盒、另一手是開到一半的鞋櫃,要讓人不誤會些什麼真是困難。
  「難不成最近這些和菓子都是你送的?」
  你就是那個哈我哈很久的學弟?是有沒有這麼剛好?
  不只古屋上月,藤原柳的瞳孔也塞滿不可思議這四個大字。
  「呃、這個、不能說不是……,應該說,我是幫忙送的,真正送禮物給你的人是我妹妹。」古屋上月反應過來後闔上鞋櫃門,連忙向藤原柳解釋原因。
  得先將這個誤會解開來才行。
  「你妹?哦、昨天那個綁辮子的女孩子?」看著古屋上月困擾的模樣,藤原柳開始感到有趣了,「不是你現在臨時跟我扯的謊嗎?放心啦,很多人到這個時候都會緊張的哦。」
  藤原柳調侃似的笑起來。
  古屋上月只覺得大難臨頭,誤會可大了,該不會被當「那個」看吧?
  「真的不是我要送的,學長不要誤會……我沒有那種偏向。」緊張的又搖手又搖頭,古屋上月嘗試用堅定的眼神讓對方明白自己話中的意思。
  想解釋又不敢說得太白,只能把出櫃這個詞改用那種偏向來說……不過,要是藤原柳剛剛說的不是這個意思,可就更糗了。
  藤原柳沒有回答,笑了笑,拿過對方手中的禮盒,盒子裡傳來近日來熟悉的和菓子香氣,他心底明白這確實不是古屋上月送的東西,如他口中所說,看盒子的損傷程度,大概是昨天那個叫朧光的女孩子本來要親手交給自己的禮物。
  他在古屋上月面前把盒子拆開,不知怎的上月感到莫名地緊張,抹去手心裡的冷汗,稍微移開注視對方動作的注意力。
  一個心型的桃粉色和菓子,攤在藤原柳手上大小才略約掌心的四分之一。
  和菓子聞起來是淡淡的蜜桃香,感覺上就是女孩子才會喜歡的東西。
  「上月,你把這個還給你妹妹好了。」
  藤原柳看完後,就把和菓子原封不動的放回盒子裡,笑著說:「告訴她,下次再自己拿過來吧,我說好等她。」
  古屋上月看著藤原柳,愣住,久久沒有回應。
  「我臉上有什麼東西嗎?還是你會介意我直呼名字?」偏過頭,藤原柳表示疑惑。貌似不少日本人很介意被直呼名字。
  「……不會,我不介意。」遲疑幾秒,古屋上月這句話講的很慢。
  雖然直接這麼叫的人不少,但是從藤原柳口中講出來卻感到一種特別明顯微妙的突兀感,到底是怎麼樣的感覺自己也說不上來。
  事後他又想起,藤原柳真的把他的名字記起來了。

  「你是哪一班?」
  把腳上的All star脫下,換上室內鞋,看著呆站在那不動的古屋上月發問。
  「我?我在1A。」
  「不錯嘛,我的直屬班,1A的班導有欺負你嗎?」從書包拿出早餐,藤原柳撕開包裝,開始大啖手裡的波蘿麵包。
  「欺負?應該是不算……谷鷺老師對每個學生都一樣。」
  老實說他對班導的印象也不深刻,只知道是個中年男子,頭稍微禿了一點,講話聲音還蠻乾的,教學態度沒怎麼熱情、對於班上的管理也很制式。
  說不上是一個好導師,也沒有糟糕到哪裡去,總之就是感覺平平。
  「1A的班導是谷鷺?我以為是中井,她是你們的科任?」還含著麵包的口齒不清,古屋上月偏頭看向藤原柳,專注的凝視著他的吃相。 
  真是叫人不敢恭維。
  古屋上月突然覺得妹妹的狼吞虎嚥一點也不算什麼了。
  「嗯,學長怎麼這麼問?」既然對方開起話題,就自己找台階下好。
  「中井超關心你們班的,她明明很瞧不起新生。」
  「不會啊?我覺得老師很照顧我們。」
  「嗯……這個嘛,反正你到期中考就會知道她的恐怖了……,別顧聊天,我們走吧。」藤原柳將包裝紙塞回書包,順便抽出一瓶葡萄芬達,朝一年級的校舍走。
  古屋上月在懷疑藤原柳的書包裡究竟都裝些什麼的同時,納悶著來人走去的方向應該是一年級的方向、而不是三年級?
  「學長?」
  「幹嘛?」
  叫住對方,古屋上月這才意識到藤原柳實在高的不得了,要和他正面交談必須仰頭甚至墊腳,而藤原柳只需要輕輕收起下巴,就能以身高優勢取笑自己。
  「這是往一年級教室的方向,我沒記錯,三年級在反方向哦?」皺眉,古屋上月並不喜歡這種壓迫的氣氛,和高人講話原來是這麼累的一件事情。
  「嗯啊,然後?」藤原柳用一臉理所當然的神情反看對方。
  「……學長是不是走錯了?」他也看他,滿眼寫滿莫名其妙。
  「沒有啊,我要送你到教室,有問題嗎?」藤原柳頓了下,「不喜歡?」
  古屋上月趕緊搖搖手,示意沒有,決定放棄這下對上的對話方式,:「沒有,我只是有點嚇到而已……那個,學長可以不用這麼麻煩,還要送我,我自己可以到教室。」
  「Haha,沒關係,護送可愛的學弟本來就是學長的責任嘛。」藤原柳笑著說,語畢,轉開芬達的瓶蓋喝了起來。
  可愛?古屋上月反覆咀嚼著這個詞,應該不是在形容我吧?可是這裡沒有其他人在,所以說現在那個可愛,是在稱讚我?一般來說,男人和男人之前會稱讚對方很可愛嗎?還是這是美國人特立獨行的風格?
  「學長覺得每一個學弟都很可愛?」
  古屋上月偏頭看他,藤原柳逐漸加深笑意,講出一句令對方匪夷所思的話。
  「當然是只有覺得你很可愛啊。」

  ……嗯?言下之意是?
  古屋上月抱持著滿肚子的疑惑,緩慢的拉開1年A班的教室大門。


◆◆◆


  除了早自習和第一堂課被記曠課外,古屋上月覺得自己算好運了,至少沒有被攔在校門口頂著大太陽罰站。
  要說衰,只有藤原柳早上護送自己到教室引起軒然大波這點令他頭疼。
  古屋上月想,藤原柳真的是一個走到哪都是話題的男人,不管是在家裡、還是日出附中,當然,也連同這所崇陽高中,至於別的地方他還沒有發掘,所以不敢斷定。
  當一走到教室門口,藤原柳馬上和班導谷鷺閒話家常起來,不少同學開始在底下議論紛紛,把藤原柳從頭到腳都瞄過一遍、再轉頭來看自己,此刻古屋上月覺得自己全身上下都冒冷汗。
  大概第一節下課就會有很多好奇寶寶圍過來發問,他直覺地想。

  「欸欸古屋,你認識藤原學長哦?」
  果然,在下課鐘響老師前腳剛踏出教室,就有為數不少的同學圍到他的桌子旁。
  「對啊,他今天還陪你走到教室,三年級教室跟一年級反方向,很遠耶……你們很熟?」
  當想要開口回答時又被堵話,古屋上月耐住性子,等同學發問完再一個一個回答。
  「……我跟藤原學長不熟,今天因為遲到才跟他偶然遇見,送我到教室也是順便。」
  我也沒有意願要跟他見面,你們以為我很想嗎?可以的話我很希望再也不要聽到或碰到關於藤原柳的事情。
  古屋上月把反駁的話語藏在嘴邊,沒有講出來。
  「是這樣哦,那你覺得他人怎麼樣?聽B班的籃球社社員講說,藤原學長球技超群,人也很好相處,長得又帥,好像不少夕希女校的學生都被他吸引。」
  不只高中女校,還涵蓋國中的花癡少女。古屋上月忍不住白眼,一想到妹妹他就不高興。
  「呃,藤原學長他……」
  在腦中思考該怎麼形容藤原柳這個人時,被替老師傳話的同學的高亢聲音給打斷思緒。
  「古屋同學!中井老師叫你到學務處找她。」
  古屋上月隨即允諾,趁機逃開同學的苦苦追問。
  真是受不了,有種碰到藤原柳肯定沒好事的感覺,不管是之前的早晨送禮、還是今天的遲到和圍觀。想到這裡,古屋上月無奈的嘆氣。
  和班上幹部告知自己行蹤後,便隨著傳話的學生來到學務處。

  咚唰。清脆滑開辦公室大門的聲音,接著裡頭的冷氣馬上迎面襲來,古屋上月有種來到天堂的錯覺,喊聲報告,便走進充滿冷氣的辦公室。
  上月很快就認出中井的座位,坐在位置上的她並沒有因為開門聲而轉移正在閱讀原文雜誌的注意力,於是他開口喚。
  「老師?」
  「……哦!原來是古屋,我叫你來只是要跟你介紹之前提到的小老師而已。」中井溫柔的笑了笑,摘下看書時才會戴的眼鏡,而後露出苦惱的臉說:「我原本叫他一下課就來找我的……,他可能有什麼事情耽擱了吧,等我一下,我再叫人去找。」
  古屋上月點頭。
  當中井正想開口呼喚其餘在辦公室打雜的學生時,門突然被粗暴的甩開,瞬間巨大的聲響迴盪在辦公室裡,引起全室人的注目。
  「和美你不曉得本大爺一秒鐘美金幾千兆上下嗎?有何貴幹?」
  瞪大雙眼,古屋上月不可置信的看著出現在視網膜裡的人,表情寫滿訝異。
  「藤原柳,說幾遍要叫我中井老師,敢問你的腦袋出了什麼問題嗎?」中井和美則是習以為常的向沒禮貌的學生說教,講得慢條斯理卻奇酸無比。
  「找我到底要幹嘛?還有為什麼上月站在這?」無視方才中井和美的話中有話,藤原柳走近她的辦公桌,疑惑的想為什麼古屋上月會在這裡。
  「之前就跟你說過了,不是要你教一個學弟英文嗎?藤原老師。」中井和美雖然是笑著,卻恨恨的看向藤原柳,眼神燃燒怒火。
  中井和美永遠忘不了藤原柳那天徹底瓦解她身為教師的自尊。
  一個十五歲的孩子居然能花三分鐘的時間看完自己得花三小時看的原文雜誌,還說:「這本雜誌真的很無聊,充滿八卦、小道消息、還有撰寫人本身的揣測,妳專門花錢買這種混淆價值觀的東西嗎?老師。」這種毫無尊師重道可言的話。
  那次的事件確實令她大受打擊,藤原柳這個名字從此在她腦裡留下深刻的印象。

  「你有講過?……好吧,我最近少年癡呆又犯了,原來我要教的學弟就是上月?」再度無視中井和美所投射的惡意,藤原柳一派自如的繼續發問。
  中井和美輕輕點頭。
  「上月,你跟這種人原本就認識嗎?」看向古屋上月,心想就算會認識,自己也不意外。
  古屋上月覺得腦內一片混亂,又是藤原柳?我今天怎麼了,註定要跟藤原柳沒完沒了?意思是我衰不完了嗎?拜託,神哪,祢怎麼能這樣對祢的子民?
  困窘的無法回答,如果可以他真想就這麼掉頭走人。
  「雖然指導學長是這種人令我感到遺憾,但是廢人再怎麼廢也有一點好,剛好這個人英文還算可以,本來是想找另外一個學長,可是他委婉的拒絕我了,那你就將就點吧,好不好?」中井用一種「我也是逼不得已」的目光看著上月,他不禁覺得自己彷彿羊跳進狼窟,脫身不能,老師的要求加上當事人又在場,不好意思拒絕人家,這種狀況除了點頭還能怎麼辦?
  內心天人交戰,古屋上月在沉思十秒後猶如千斤石頭吊在他下巴那般沉重的點頭。
  「真是太好了,」中井欣慰的笑起來,接著朝不停抗議卻被強烈無視的藤原柳看去,「藤原老師,要是古屋的期中考英文成績沒有九十分以上我就找你負責哦。」
  「HAHAHAHA拜託!經我藤原大師之手的學生還會考不到滿分嗎?」
  「……以後你就知道了。」中井和美笑容綻的更開。
  藤原柳蠻不在乎的繼續笑著,反觀當事人古屋上月正用一種無比絕望的眼神凝視遠方。
  期中考要九十分?我在國中可是連小考都沒及格過的人哦?

  移開放在中井和美身上的視線,藤原柳轉過來注視著古屋上月,藍褐色的眼珠再一次盯緊自己,上月回望他,伸長脖子抬起頭。
  「以後還請多多指教啦,都還沒自我介紹過呢,我是藤原柳,應該有聽過吧?」
  藤原柳笑逐顏開,伸出右手,釋出善意。
  「……請多多指教。」
  輕握住對方的手,古屋上月險得戰戰兢兢,想到未來要和藤原柳相處,感到一股不曉得從何而來的無力感,茫然失措。


◆◆◆


  一整天下來,古屋上月希望自己只是在作夢而已。
  千想萬想就是想不到當自己小老師的人居然是藤原柳,要是讓古屋朧光知道了,豈不鬧的驚天動地?畢竟她可是一聽到藤原柳就猛發神經的花癡女。
  毫無動力的整理著今天發下來的講義和資料,台上數學老師叮嚀的話他一句也沒聽進去,亂哄哄的腦袋勉強塞下幾個函數公式,連下課鐘傳來的聲音進入耳畔也變得渺渺茫茫。
  要是可以,他真的很不想和藤原柳有過多的牽扯。
  並不是徹底討厭對方到什麼程度,古屋上月只是厭倦注目的視線,決定低調的過完高中三年一直是他所追求的生活方式,不過,碰上藤原柳這種光是外表就相當引人注目的人,想要低調真是天方夜譚。
  打從看見對方的第一眼,古屋上月的念頭就是狠狠逃開。
  和藤原柳別說是熟識了,光是認識,就一定、絕對沒有好下場。
  上月沉默的整理好書包,疲倦的關上教室門,步履蹣跚的往外走。
  「啊,那個……同學!」
  忽然一個聲音叫住他,來人是一個穿著便服,看起來年輕的男老師。
  「老師?」
  「你方便到體育組一趟嗎?我本來在跑公文,但是突然有急事……。」
  男老師蹙起眉,露出困窘的表情,上月沒多想,接過他手上的文件夾,點頭允諾。
  「謝謝。」語畢,男老師立即朝反方向跑去,腳步急促。
  看來真的是很重要的事情,上月想。
  愣愣的將視線移到手裡的文件夾,赫然發覺自己根本不曉得體育組在哪。
  這下子換古屋上月困窘起來。
  「嗯……體育組大概在體育館吧。」大概。上月懷著忐忑的心往體育館的方向走去。

  漫步走往校園深處,即使開學將近四個月,古屋上月除了一、二、三年級的校舍及教務處和教職員辦公室有記起來外,其他的地方不是沒去過、就是只有路過。
  經過一幢又一幢龐高的建築,上月繞著操場,找到一棟看來像是體育館的建築物,滿懷希望的朝裡頭走,一樓除了廁所和儲藏室外,只有一間感覺有在使用,裡頭還開著燈。
  「報告!……啊?」
  唰一聲,上月乾脆的滑開大門,映入眼簾的卻是令他深深愣住的景像。
  「……上月?」
  藤原柳。
  又是藤原柳,到底發生什麼事,今天到底?古屋上月的腦袋一陣混亂。
  「你來找我玩嗎?」見來人沒反應,藤原柳逕自接話,笑逐顏開。
  「不是……,我要送公文到體育組。」迴避對方過於熱情的視線,發現是走錯間,連忙往後退幾步。
  「這裡是籃球社社室,體育組在樓上,沒看到標示嗎?」指指上月身後的樓梯,一個箭頭朝上,寫著體育組。
  古屋上月在心底暗罵自己為何會眼盲得這麼嚴重?
  「謝謝學長,那我去送公文了。」以示禮貌,上月向對方頷首,轉身要走,卻被藤原柳阻下。
  「別走那麼快嘛,來陪我練球怎麼樣?待會兒一起到體育組送公文啊。」
  藤原柳笑得更開,上月覺得那個笑容實在亮的稍嫌過分,以及那句聽起來神似搭訕的話語都讓他神經緊繃。
  最不擅長應付這種人。
  「那個,不好意思,我有點趕時間……。」決定婉轉的拒絕。
  「怎麼了,有事嗎?」來人乾巴的眨眨眼,古屋上月忍住想馬上閃人的衝動。
  「嗯,家裡有點事……抱歉,藤原學長我先走了。」
  對藤原柳淺淺一笑,古屋上月心想,三十六計當然走為上策。
  「好吧,既然家裡有事那就不勉強囉,來個臨別的擁抱吧──」語畢,藤原柳直接張開雙手從上月的腋下伸過,毫不費力的就將古屋上月給抬到半空中。
  一邊讚嘆著:「上月真瘦耶,好輕!」、一邊將他朝自己的懷裡放。
  古屋上月完全無法思考,呆滯在原地,任憑藤原柳把自己又抱又蹭的,眼神充滿震驚,雙手和雙腳全部當機,第一次面臨這種親暱的肢體接觸讓上月措手不及,不曉得究竟該如何反應。
  「……藤、藤原學長,放我下來!」滿腦子混亂,眼前閃過藤原柳的臉龐,上月有種想呼人巴掌的衝動。
  藤原柳哎一聲,笑容極賊的將上月更往自己的懷裡蹭。
  古屋上月的忍耐指數居於極限。
  最後,他賞了藤原柳一個火辣辣的巴掌,鞠躬九十度並道聲歉,腳步毫不遲疑的朝二樓的體育館跑去。

  藤原柳愣在門口,目送上月快步跑走的背影,頰邊還留著方才來人留下的掌痕,灼熱刺痛。
  「……中二柳你真是活該,別隨便對新生動手動腳的,否則人家不清楚你的個性,還以為你在性騷擾。」
  在社室裡目睹一切的社長,對於藤原柳被呼了巴掌這件事絲毫沒有同情之意,反倒是無奈得忍不住站到他身後去潑桶冷水。
  「相良壬希你很沒有同情心……」藤原柳用怨懟的眼神盯著相良,滿嘴抱怨,撫摸自己疼痛的臉頰。
  「對你這種人不需要有同情心。」拍拍對方的肩膀,相良壬希給藤原柳一個誠懇的笑容。


創作者介紹

廢物人生

四六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