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照慣例的行前通知:青黃OOC短打
*「足以致死的愛情」前提,算是小番外,如果沒看過這篇的朋友建議先去看過才會知道這篇為什麼這麼荒謬(這叫藉口)
*永遠的文字復健期,我真的是想到什麼打什麼,所以整個時空跳躍!隨便亂寫!文章傷眼注意!
*非常感激大家的閱讀,如果對青黃這份愛有個期限,我希望是一萬年。

 




  「吻我!」
  黃瀨對著新宿街道盡頭的青峰咆哮。
  於是青峰大輝回過頭來對著那張被伏特加與柳橙琴酒灌得面目全非的臉,開始回憶是怎麼來到現在這一刻,他頭在疼,沒一件對現況有幫助的事,周邊商家卡拉OK的廣告按照固定的頻率撥放,熱唱每小時計費日幣一千,憑學生證九折,他想起來了,全是那首歌的錯。

 

未命名-1.jpg

 

文章標籤

四六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