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人是四六,稱呼隨意。
►部落格放有關生活以及個人創作(包含二創)的文章,基本上都會標註內容。
閱讀前請找找防雷標語,可以接受再閱讀比較好哦。
►BLOG主很孤僻害羞,每天都躲在深山數星星,還請大家多跟獨居老人說說話。

目前日期文章:201506 (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行前注意:(1)自創角色有 (2)BG劇情有
(3)棄權聲明:他們只屬於自己,不屬於我。

 

 

第一日 啄木鳥與靴子

 

  黃瀨瘦了許多,沒有上妝的臉色雪白如紙,他坐在幾公尺寬的攝影棚裡,空調的溫度令人鬆了一口氣。黃瀨穿著米色罩衫和美式塗鴉T恤,走進我的相機鏡頭裡。

  我們還沒有交談。

  我在想,即使是在半夜兩點接到一通想要進行拍攝的電話,也沒有什麼大不了,這畢竟是工作,而我的宗旨是敬業。在半夜兩點半獨自打開公司的攝影棚,摸著黑按下總開關,直到黃瀨涼太的來臨前,仍執著地調整著燈光的角度,沒有什麼大不了。我看著黃瀨的眼睛,有種盡釋前嫌的心情。

  「我們開始吧。」我說,坐上黃瀨對面,相機就架在眼前。

  黃瀨在一張隨手從攝影棚角落拉來的曲木椅上,輕輕地點頭,我在紙上的角落寫下the first的註記,拍攝黃瀨涼太再重來的次數多得我難以計數,不能用的照片占滿記憶卡的一半。

  我要求他脫下靴子,黃瀨為難地看我一眼,彎下腰去解他的鞋帶,牛津雕花的表面被鞋油擦的亮麗,「第一個問題,」我趁亂提問,黃瀨顯得措手不及,這不是第一次,我簡直受夠日本的中規中矩,「你最近聽到的最後一句話是什麼?」

  黃瀨轉著眼珠,左腳的牛津靴離開了地面,「呃,『一共是七百五十元』?」

  「噢,你怎麼會認為這是我想知道的。」我讓黃瀨再把鞋子穿回去。顯然地被我激怒的黃瀨瞪了我一眼。

  「那麼,再來一遍,我想要知道的是,你最重要的人,截至今日對你說的最後一句話是什麼?」他皺了下眉頭,我按下快門,黃瀨肯定注意到了,卻忽然閉上雙眼。

  「我們就這樣吧。」他說,我都不明白黃瀨究竟模仿著誰的語氣,「在最一開始和最後,他都說這句話。」

  「給我你的情緒。再多說一點,他還說了些什麼?」我看著黃瀨努力睜開眼睛,對著黑洞般的鏡頭眨眼。

  「他說我是最好的。」黃瀨笑了起來。

  他目不轉睛地看著相機鏡頭,彷彿六點七毫米的圓點是他的救贖。像是一窗自動播起往日記憶的布幕,黃瀨涼太放映起經他剪接過的電影片段,他說了很多,我從未聽過黃瀨說那麼多的話。

, , , ,

四六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好久沒有寫部落格了。許久未見了。
我想要前進,所以總覺得自己必須總結現在這個自己,我想要把現在的自己拋在腦後。

我那人神共憤的惰性,老是擔心自己一事無成、卻又最希望自己是一事無成的。
我對於現在的自己一點都不誠實,我一點都不喜歡現在的自己,我常常在夜深人靜的時候毫無來由地想要大哭一場。

看看我的生活:穩定的工作、校內成績不上也不下、系學會會長。我學得比進來兩年的同事要多。我記得常客的臉,有一、兩個特別喜歡我的老常客總是來找我買票。我的Line通訊錄有兩百多個好友。有關心我的人,三不五時找我吃宵夜的笨蛋們。能連絡一生的朋友都還在。

可是我卻輕易地被明明就可以解套的問題擊垮:「你想做什麼工作?」
這個問題和「你想成為怎麼樣的人?」一樣難。

我不知道。
我怎麼能回答我不知道,這讓我感覺相當無力。我現在真的是個一事無成的人了。
我連自己想要對什麼努力都不知道,我的優點就是我夠努力,但我卻完全不知道自己該往什麼方向。

真的有非常長一段時間,上半年初還在忙系學會和青黃only的事情短暫逃離這些惱人的問題,當我正在習慣工作的時候這些症狀接踵而來,我活得真的很不開心,每一天都不知道自己在幹嘛,我苟活了每一分每一秒,而我居然可以不快樂這麼久,卻完全沒有想要去找出答案。

完、全、沒、有、行、動。

今天我看到這樣的自己,好幾次我在鏡子裡看見自己,都忍不住羞愧得要命。
而我好不容易想要前進了,為此我在心裡頭曾痛哭流涕好多遍。我想要活得浮誇,像廉價的大場面電影也沒問題,我想要真情地活著,想要不對任何人說謊,我想要兌現自己的每一分真誠,無論我要怎麼活,我都希望自己是誠實的。

我想要受傷,也想要犯錯,我想對喜歡的事物撕心裂肺。
我想要玩物喪志,我想要彷彿躺在海上一樣被紫外線曬得全身龜裂,我想要很疼痛,也想要很快活。

無法總結起來的生活就會羞愧,我想要活得能與人分享。

-

album1  

跟上流行的阿帕契。(不過發文的時候也過時起來了)


:)


四六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