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人是四六,稱呼隨意。
►部落格放有關生活以及個人創作(包含二創)的文章,基本上都會標註內容。
閱讀前請找找防雷標語,可以接受再閱讀比較好哦。
►BLOG主很孤僻害羞,每天都躲在深山數星星,還請大家多跟獨居老人說說話。

目前日期文章:201402 (7)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11543  
0226 時空郵輪

語言和文字都是越學越發不夠用的東西,我想了很久還是不曉得該怎麼把填充心口的東西挖出來用中文解釋,索性就這樣了吧,能講什麼就講什麼。

其實我不是那麼期待二十歲這一天的到來,除了公民權的到來,生日這東西之後都是放在年齡上、而不是心上的,我二十五號用手帳記帳時才把生日寫上去,寫著「哇哈哈四六大人生日」心裡卻沒什麼笑意。
「二十」這個數字轉瞬浮上來,一不小心就二十年了,我在這二十年間既沒有拯救地球也沒有造福蒼生,做過的好事屈指可數,傷害過的人卻多不勝數,罩杯和身高都沒有成長,越長越大,生日過得越來越心虛。

話雖如此,還是有值得高興的事發生了,我確實比舊日中的自己更認清了「自己」,也確實懂了善盡的溫柔不是如潑水般澆濕了就夠,而是要滲透進去的,我的溫柔能灌溉到的人太少了,所以更應該用心。
二十年就這麼過去了。
從母體子宮脫離、吐出第一口羊水發出第一次哭聲,跌跌撞撞的長模模糊糊的大,中二時期嚎啕大哭很多次,總想要比別人酷,就是覺得特立獨行很新鮮,巴不得當唯一一隻鶴,做別人不敢做的、想別人想不到的,瘋狂地受傷害後反過來傷害別人,抓著匕首跑步。

小時候最害怕自己有缺點,任何一個污點都像黑洞,把腦漿和理智吸進去,把愛和理解捲到其他次元,覺得「活得完美」是那樣理所當然,像每一個典型的雙魚座,理想極高、不安全感比喜馬拉雅山還要高聳陡峭。

二十年後驀然回首發現自己幾乎是想著神話過活。我愛我的缺點,我盡力把優點做得完滿。

我不再害怕改變了,無論是怎麼樣的自己我都喜歡,然後把這股喜歡傳遞給周遭每一個人,我喜歡我,我喜歡你,你喜歡你,我們互相都喜歡,好不好?

二十歲後我可以自己辦信用卡了。可以選自己支持的民代立委市長總統了。要開始自己繳稅了。去戶政事務所不再需要監護人陪同了。但除此之外我做得到的還是那麼多,往後會持續更多,在以不妨礙他人的前提下做自己想做的,瘋狂地跌倒然後站起來。

去體驗更多,去看見更多,去發現更多。

謝謝祝我快樂的每一個人,為我慶生的每一個人,謝謝每一個破費為我買禮物的朋友,謝謝願意在短暫一生擁有我的你們。
我以擁有你們每一個人為傲。

我會說更少的話,做更多的事。
對於能被生下來,發自內心感到感謝。
可以活到現在真的太好了。



BgvKKqKCMAAGVn0  
cn:crazyforjooon.com


今年忘記跟李昌宣說生日快樂,但二月七日這個日子我是惦記著的(不知不覺要換房哲鏞過生日了)

每次看著這個人,就會覺得自己應該還能夠再努力一點吧。
李昌宣都努力成這個樣子了,我還在幹嘛,雖然李昌宣的缺點隨便一舉多不勝數,但這個人這麼認真做好「李準」這個角色耶。他的青春從現代舞轉移到韓流偶像的舞台上,他的一舉手一投足只是為了充實作為李準的一切。

要是做自己想做的事,就必須半句廢話也沒有的努力才行。
這是我從李昌宣身上學到的,可以通宵達旦的跳舞,可以跳到脫水跳到吐還不停,練習自己並不拿手的歌唱(李昌宣的氣音和低音真的有進步),周旋在偶像歌手與演員之間並不失了自己的格調。
我真的不能更喜歡李昌宣對於記者千篇一律的提問,卻還能回答「若是因為這樣就感到厭煩,豈不是對提問的人很失禮嗎?」這樣的回應。就算是漂亮話,我也認為自己被激勵到了。

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可以嚎啕大哭,可以抓個人吐盡苦水,但就是不要更多廢話了。就做吧。
明明除了努力之外毫無辦法,就不要再試圖另闢捷徑了。

要是努力過後還做得不夠,那是自己的問題;但如果什麼努力都沒做就被認為不足,這是令人無法忍受的。

李昌宣不是很聰明的人,他也不是特別會講話的人(甚至可以說超級無敵嘴笨,GD錄製一週偶像時有個環節是和李準通電話,原因是要問他為什麼欣賞GD,那集李昌宣的回應真的有夠手足無措又生澀慌張。),他也不是特別帥的人(準自己都說很容易被飯看膩了),他也不是凡事都勤勞的人。
但李昌宣在想做的和必須做的事情上,每一件都十足努力。

李昌宣生日快樂,謝謝你總是教了我很多。
最後,你不趕快跟房哲鏞公開一下交往喜訊嗎?(閉嘴!)




四六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Last Summer(二)


  一年級校舍的頂樓門鎖老舊,只要施點力就能踢開。花井巍巍顫顫地跟在我身後,我回過頭也看不見他埋得老低的臉上有什麼表情。天台的門一開,處於四樓高度的露天平台拂著溫徐的涼風,我隨意地找了個能被水塔陰影遮蔽的地板坐下,花井站在距我兩步之遙的位置。

  「坐啊。」我昂首盯著花井,他縮在一格磁磚的大小內緩緩坐下,我把塑膠袋放在我倆中央,拿出炒麵麵包後拆了包裝開始吃。花井的緊張滲透在空氣裡,我不耐煩地瞪了他一眼,「你不會連吃飯都要我提醒吧?」

,

四六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Last Summer(一)


  你喜歡他?

  隆冬的寒冷把一郎的聲音拉得好遠,如堆積在暴雪中,嘈雜的居酒屋,卻只有這句一直在腦裡清晰。我在打球時、喝水時、上廁所時、吃飯時、洗澡時、睡覺前,忍不住想起一郎的問話,四肢百骸沸騰的血液就會停下來。

  接著我會想起黃瀨涼太。

  幾乎是像傳球後上籃那樣的下意識,一種不由自主的反射動作,掌心觸摸到籃球我就知道該怎麼做,而身體想起喜歡這個字眼,我的本能選擇了黃瀨涼太。在第一次做了有關黃瀨的春夢跌到床下,內褲裡的腥稠精液散發出事實的氣味。

  夢裡的黃瀨極其嫵媚與放蕩,主動舔啃我的手指的他同時撫摸著自己的勃發的下體,黃瀨的眼眶盈滿水光,我的手指夾在黃瀨的臀部間,揉弄他柔軟的入口,而黃瀨呻吟連連,央求著我給他更多。

  小青峰。黃瀨說,我喜歡你。軟言耳語聽得我腦殼和老二發疼。

, , , , , ,

四六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8) 人氣()



「我喜歡只有你才能傷害我。」

方溫一說完,唐馨就哭了。
她拿手帕擦臉,大學時代有人送她的那條素色彈性布,底下還用低劣女紅繡著唐馨的名字,縫在布上的紅線看起來怵目驚心。她那一口上海腔哭哭啼啼地,聽起來分外難聽,方溫什麼也沒做,只是看著她,好像在欣賞淚水順著她臉頰細緻的弧度與紋路落下。

他說,唐馨,我喜歡妳。
無堅不摧的妳。
台灣沒有像妳這樣的女孩子,我還沒有碰過像妳這樣的女孩子,妳什麼都能有,什麼都要有,妳趾高氣昂,妳美得像幅畫,妳只要遠遠給我一個微笑,上海與台灣之間的海岸就波濤洶湧了,唐馨,我喜歡妳,但我們不要在一起。方溫說得溫和,一如往常,如清水溫潤。

唐馨忽然想起來張莫曾經這麼說過:「唐馨,妳是大家手裡閃耀的鑽石,人人都想捧緊妳,就怕一不小心摔了妳,碎了妳。」張莫一副端正的樣子,稜角分明的台灣鵝蛋臉,摺痕深邃的雙眼皮,他說話向來直,倒也不算得理不饒人的性格,就是瞞不住真話。好幾次就這麼惹惱了中國的接待員。

「可是方溫不一樣,他越是喜歡妳,就越是不會碰妳。寧可站在角落看著妳發光,他什麼都不想要。」

張莫的表情變得有些可憐,唐馨一下子分辨不出來他究竟在憐憫誰,是方溫、或者是她。

「妳有眾人的愛,妳不能也要走他的特別。」


但張莫,你不知道的是,我不要他的特別,我不要不能普通。
我要很平凡的和他走在通菜街上、平凡的和他坐在賣夜宵的永和豆漿店裡,和他一塊坐渡船,一塊擠捷運,一起壓街,一起生活。

我不要他愛我,我要他想要我。




最近動手在寫原創故事,最先成形的是張莫和陽鑫的部分,是蠻溫馨可愛又白癡情侶的內容。
至於方溫跟唐馨就是我從來沒想過會寫的配對和故事了,方溫就是個人很好的王八蛋。唐馨則是我很想跟他做朋友,但普通人會覺得她是忘八端的女人。

標題是「青春待我不薄」的簡稱。





四六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11 - 1
因為沒照片可速所以就放跟親友們的合照惹!

CWT36感謝各位的來場,感謝每一位支持真凜合本的朋友!我和夜尹由衷謝謝你們唷唷唷!
那麼照慣例條列式流水帳(真的很流水帳喔)
要是再不更新我去完香港之後就不會更新遊記了(王八蛋)

  • 這次新刊送印真的非常趕,我可以理解為什麼卡樂口碑這麼好,因為真的速度快品質又好,趕死線的時候請大家愛用卡樂謝謝(流淚)←請好好遵守截稿日好嗎你們!
  • 禮拜五我就特地調班北上了,和靖靖去西門町吃了崇拜已久的NAGI!果不其然,超!級!好!吃!
  • 雖然味道跟日本池袋的無敵家仍是差了一些,但可以說是台灣目前我吃過最好吃的拉麵店也不為過!當天吃的是限定王(海老王),蝦醬的味道實在有夠濃!超!級!好!吃!我還加麵耶!
  • nagi的點餐方式也很貼心,菜單上一共有豚王、黑王、翠王、赤王、限定王(要詢問店家唷)五種口味可以選擇,接著就是選麵的種類、硬度和配菜,喜歡吃厚一點的可以點豬腩肉,喜歡油花精緻的可以點豬肩,鹹淡部分也都可以自己酌量選擇,實在很棒耶~!(鄉巴佬口氣)
  • 但到用餐時間一定排隊,我和靖靖是大概四點多入座的,當時位置都還蠻空,所以如果不想人擠人,早一點去不會吃虧的唷!
  • 場次實在我記憶混亂沒什麼好寫的,第一天匆匆忙忙兵荒馬亂去卡樂拿書(謝謝計程車司機!人真的超好!台北的溫暖!),然後出角換裝也是慌慌張張的,基本上一整天都在混亂中渡過……(而且還大多時間不在攤位上,其實我是去幫終終兒買本了!第一天找不到我的朋友真的對不起!><)但還是有認到親友,能看到七零、賀賀很開心!七零的賀卡好可愛哦哦哦哦哦哦哦!你才是我的女神呢哼哼齁!(吵什麼)
  • 直接跳到晚餐(太快)
  • 晚餐是跟夜尹阿頭繆女靖靖沖田筆頭(?)去吃潮肉潮肉真的超推!拜託大家有空多去吃潮肉!店員超可愛!東西超好吃!起司包肉!九層塔炒肉!米其林五星級!!!!(亂嚎)
  • 整個晚上的我們都無比吵鬧,熱情到店員有點不知所措(我們大概是當晚讓人印象深刻的一群女人),而且在阿頭的幫助下我還要到店員的臉書!!簡直就是不可思議!!店員實在好可愛好大方好萌!!
  • btw,因為潮肉的預約時段是七點半,我們已經很晚收攤了去到那裏還是等了大概一小時,因為店裡不適合擠這麼多人在店門口等,我們便轉戰巷口的萊爾富,從進去坐到位置,我們都在阿銀死魚眼的模式聊天直到進入店裡才復活......那場景實在非常奧妙XDDDDDD連ABO都聊得很鹹淡不分XDDDDDDDDDDD
  • 第二天有點慘不忍睹,雖然沒出角沒怎樣,但因為我跟夜尹本來預計要去看島崎跟代永的見面會,所以一到會場大概幫忙了一下就匆忙離開,坐上捷運之後我們傻傻地坐到了南港展覽館.....殊不知漫博2/8號就結束了!!!!聲優見面會是在世貿一館!!!!!!!!我們倆昨晚盯著曼迪官網居然沒發現這件事果真有夠智障!!!!!!旋即崩潰的我們坐回捷運查資訊,本來要在國父紀念館站下車,殊不知.....東京暴雪班機延遲!!!!!!!!!三點半才開始的活動,我和陳夜尹就這樣無功而返的回去了......QQ
  • btw,在回來的路上遇到了好久不見的小八,結果一見面他就炫耀她要去信長跟代永的簽名會!!!!!!!!怎麼會有這種小八!!!!!!!!!!!!!!(大哭)←吵死了說中文
  • 回到會場就去認認阿獨(順道認到了niyo!!!開心!!!!),買買本,於是結束了一天的行程,晚餐是吃鼎王!!!!!!!!十二個人圍爐實在很棒很溫馨!!!!!!!我坐在藤秋跟夜蒑中間聊得亂七八糟,話題又是佛又是五月天又是張起靈又是陳夜尹未來的男朋友(?????),然後瘋狂吃鴨血跟當小寶寶要食物XDDDDDDD!!!!謝終馬麻跟絯絯還有綠綠大姊餵食!!!實在很棒阿兩天的晚餐都一本滿足!!!!!!!!!!!!!


最後有任何和本子相關的心得和建議都歡迎留言告訴我和夜尹!!!
我沒有打後記是因為也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好,在我的世界裡真凜可以排上世界第一無敵靠么難寫的配對了,但這是目前唯一一對怎麼做愛我都可以沒有下限的配對,所以讀者可以感受到我的黃色愛意的暴走.....(靠北)
之後本子會在月見草進行寄賣販售,詳情會再公告!!!!
特別感謝到場的飛翎、藍蘭跟懺懺的卡片!還有怸怸跟阿獨還有藤秋的點心!感謝每一個願意找我簽名的人><///////
非常愛你們!!!真的謝謝!!!!!!!!
下次見!!!!!!!!!!!!!


貼貼從七零噗浪偷來的合照!!!!哎唷七零好萌!!!!!!!(偷咬一口臥蠶←變態

197AwZ0NrfsUV1UiJ7xUsh  








, , , , ,

四六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OFFLINE宣傳頁(點我)

以下為四六所負責書寫部分的試閱,祝閱讀愉快!

 



愛情常有的事






  「真琴,我們結束吧。」

  橘真琴坐在暖桌裡,木桌與腳的長度使他不得不弓著雙腿,他和松岡凜四目相交,凜在他正對面,他們的膝蓋緊緊依靠。客廳的狹窄使他們在冬季的取暖變得簡單,只要窩進真琴從老家帶來的舊暖桌就行,年事已高的暖桌上甚至還有蘭跟蓮的蠟筆塗鴉,看不見則是因為被素面卡其色桌巾壓在下面。

  真琴挪動了擺放在桌面上剝著橘子的手指,凜專注地盯著他,卻又不是看著他的眼睛,真琴微微偏過頭,表示困惑的目光焦灼地凝固在凜蒼白的臉上。

  即使作為運動選手,松岡凜也不見得一年到頭都能有健康的蘋果肌,冬天裡大多時候一離開泳池,凜的臉色很快就被凍白,體內的新陳代謝幾乎只在脖頸以下流動似的,唯二能使他白裡透紅的,第一個是熱湯、第二個則是松岡凜從不為外人所道,而橘真琴了然於心的原因。

  橘真琴放下透著水亮色澤的橘瓣,在狹窄一方暖桌上伸出手,不費吹灰之力就用染上柑橘香氣的指尖撫摸松岡凜柔軟的臉龐,凜沒有掙扎,任憑真琴長繭子的手心力道輕柔地摩娑他的臉頰,當真琴用大拇指淺淺地揉壓凜突出的顴骨時,他很快便發現凜漸紅的臉色在享受他的愛撫。

  凜閉上雙眼,纖長的睫毛在臉上烙下一道道陰影,真琴的手勢沒有停下來,他能感覺到凜身上幾不可聞的顫抖,真琴的食指撫過凜緊閉的眼瞼,他的肩頭顫動,凜發出求饒似的聲音呼喚著他:「真琴。」凜沒有睜開眼,他說,像用盡全身氣力:「真琴,我們分手吧。」

  真琴將手收回來,重拾桌上的橘瓣,凜討厭吃果肉上的絲狀纖維,所以在剝橘子時,真琴總是會把黏在皮與果實中的白絲拿掉,他盯著自己機械式動作的雙手,久久才回答凜:「凜,我不會分手,即使知道了為什麼,我也不會分手。」

  凜昂起下顎瞪向他,眼周因憤怒渲染成一片紅色。

  真琴已不像年輕時候那麼懵懂莽撞地猜測凜的心思,如果是八年前的自己,肯定會搖尾乞憐詢問凜所有因素,在他支支吾吾吐出一個根本不是理由的藉口時,橘真琴會把矛頭指回自己,歸咎一切責任肩負身上後,和松岡凜繼續這段在外人眼中或許光怪陸離的感情。

  但現在不一樣,八年對於橘真琴而言足夠久了,久得能讓一個孩子明白什麼是喜歡。

  從他接受凜的感情時至今日,橘真琴幾乎是同時與他陷落在戀愛的水底深深,他把所有重心放在凜身上已經八年,曾經有人問過他一塊長大,相互照護十來年的七瀨遙和松岡凜又有什麼不同?橘真琴記得自己是帶著罕見的怒意,湊到他耳旁,小心翼翼地回答:你總不會跟青梅竹馬做愛?

  在凜瞪著真琴一語不發的時候,橘真琴地毯式搜索腦袋任何一個可能讓松岡凜提出分手的理由:因為怜跟女友結婚了?還是上禮拜辦公室裡的桑原老師邀他一塊晚餐的事?

  凜很少為雞毛蒜皮的小事鬧脾氣,要不就是將小事堆積起來一口氣爆發,真琴抿了一下唇角,如果是這樣,那所有的原因都是可能性。

  真琴思考的期間,凜從暖桌站起來,走回他們的臥房,坐在客廳的真琴聽見翻箱倒櫃的聲音,感覺上像貓咪追著毛球跑弄垮了家具,一陣窸窸窣窣後凜從房裡出來,手裡帶著一疊精裝資料袋,橘真琴一看見凜帶著它們出來,立即感到眼前發黑。

  「這個。」凜的聲音悶悶的,他在暖桌上一件件攤開橘真琴隨手扔在枕頭下的資料袋,「我在睡覺的時候不經意摸到,拿起來看才發現這些全是相親資料。」

  真琴盡可能不讓自己表現出慌張,他早該把那些無論是教務長或父母親塞來的相親資料銷毀,而不是蠢到放在枕頭下讓一切搞砸。

  他的大掌覆上資料袋,語氣永遠誠懇如初:「凜,這些是我準備拿去還給主任和媽媽的,我沒有打算接受,從來就沒有。

  凜點頭:「我知道。」

  他的目光垂到真琴指甲修剪成圓形的指頭,寬厚且指節分明的手部是松岡凜最喜歡橘真琴身體部位的其中之一,這雙在夜晚裡無數次輕撫他的身體、並耐心拓展他的漂亮指尖,凜的聲音聽上去疲倦得要命,如剛做完奧運鐵人三項般,「可是你總有一天會接受的,真琴。」

  橘真琴不曉得究竟應該為凜的多愁善感感到詫異、還是對於他的溫柔體貼感到憤慨,五味雜陳的感受在他胸腔裡面爆發,以至於真琴沒有辦法回答凜,在松岡凜耳裡,沉默聽起來就像承認。

, , , , ,

四六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啊咧?
照理來說我應該是要好好寫稿才對的
但總是一到節骨眼就會湧起那種「啊啊──為什麼當初會想要出本呢──」、「什麼啊──我的國文程度也太差勁一點了吧?」諸如此類的感覺
就跟月事一樣
因為陰道口沒有括約肌所以沒有辦法阻止身體的廢物奔騰出來
我想精神層面,類似腦袋的,類似思考的東西也是這樣吧

時間一到就會想要清理廢物
電腦用久了也總是會想去整理一下桌面還是資源回收桶什麼的

明明大綱什麼的都好了
但變成文字的時候就會
啊咧?
這是我當初想寫的東西嗎?
感覺類似於少女漫畫家已經和編輯都把分鏡討論完了
在描線的時候忽然不太明白自己為什麼要畫這個橋段
安排這個劇情到底是做什麼用的啊

啊咧?
忍不住對於自己創作的東西有所質疑
雖然說創作出來的本意不是單純為了討讀者歡心
但要是能被喜歡的話肯定很高興嘛

所以說為什麼我要這麼寫啊
回頭盯著大綱和作品
又通通把它重新打散再組裝一次

這次特別困難的地方是
雖然說想要寫真凜在面對未來的不安與徬徨
不過他們兩人的年紀也不到可以老成下來的時候
如果又設定為成熟的大人的話根本就不可能把場面弄得那麼僵嘛

總之就是介於
沒有青春期那麼狂躁灼熱
也不到大叔們那種淡定冷靜

以溫度來比喻就大概是攝氏三十七度五
好像有點發燒了
但其實又不是燒得很嚴重的程度

以乳酪來比喻
既不是輕乳酪
也不是重乳酪
是顆半熟乳酪

由於身旁就有一個正值二十五歲的人在
談戀愛可以說是除了做愛和中學生沒兩樣
當然戀愛的模式一千個人就有一千種談法
不過是橘真琴和松岡凜這兩個傢伙

怎麼想都是情侶耍花槍的等級

兩個人都很執著又不容易放棄
這才是傷腦筋的地方

要是把筆觸寫得太過張狂瘋癲
完全就是打壞了橫谷辛苦為角色營造的日常感
不需要愛到像要死去一般的轟轟烈烈(真要我寫那樣的真凜我反而寫不出來)



可是



那樣溫和柔軟的東西
實在很難描寫啊
半熟乳酪

該拿這怎麼辦才好啊


幾天後就要截稿了
我還在煩惱這個
無論如何
一定會有突破口的

也隔一陣子沒有出本了
如果對這個配對有興趣
還請來攤上看看實體吧

我真的難得一見地
很罕見的
用心在寫啊(喂意思是平常多散漫啊你!)

/

我寫完了,可以去死了,可以交稿了。
老天保佑啊……




四六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