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人是四六,稱呼隨意。
►部落格放有關生活以及個人創作(包含二創)的文章,基本上都會標註內容。
閱讀前請找找防雷標語,可以接受再閱讀比較好哦。
►BLOG主很孤僻害羞,每天都躲在深山數星星,還請大家多跟獨居老人說說話。

目前日期文章:201312 (11)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防止有人感到奇怪,特別解釋一下:
因為日本採三學期制,第一學期是四月下旬~七月中旬;第二學期是九月上旬~十二月下旬;第三學期是一月中旬到三月下旬,所以這裡的青黃都還是高二生是沒錯的哦。



Spring(一)


  今天媽和爸難得在家,昨天到家就聽二姊說中午有個久違的家庭聚餐。我被彌子用巴掌叫醒之後聽到樓下三姊的哀號聲,來不及進浴室盥洗一番就抱著彌子衝到一樓,大姊、三姊擠在瓦斯爐前對著冒泡的焗烤奶油洋蔥湯一個尖叫、一個扶額。

  「你怎麼連顧個湯都顧不好……」大姊的語氣無奈,身旁的三姊蹭了蹭她的肩膀討饒:「姊你別奢望一個連泡麵都會泡糊的人做飯呀!」惹來大姊一個大白眼。

  我抱著彌子坐到兒童座椅上,餐桌放在廚房正中央,開放式的流理台方便起鍋的菜色能立刻擺盤上桌,橢圓形的檜木桌鋪著一塊質地柔軟的象牙色麻布,桌巾邊緣是媽親手縫上去的刺繡蕾絲,花瓶放在彌子伸手勾不到的地方,裡頭插著幾枝香味濃郁的鐵炮百合。注意到我的大姊回頭看了我一眼,用眼神示意我立刻回房換件衣服洗把臉再下來,除非我想穿著那件懶懶熊睡衣陪家人吃午餐,我接過她居高臨下的視線,悻悻然地摸上樓,聽話地刷牙洗臉剃鬍渣,換上一件老爸去夏威夷買回來的土特產──熱帶椰風的綠T恤。爸的品味固然值得令人懷疑,但看在今天是家庭聚會的份上我還是穿了。討人歡心一直是我最擅長的事。

  正式著裝下樓我才發現媽和爸窩在客廳的沙發上,各自讀早報和看天氣預報。清春來得冷冽,妝容簡單的氣象台播報員指著關東地區,嗓音平穩地說今天會是個大晴天,氣溫最高能到二十度……媽從電視抬頭起來看我:「終於跟床簽離婚協議書了?」
  「怎麼會!」鑒於媽問話的臉實在太過平靜,我瞇起眼角忍不住大笑,「我還很愛她,只是暫時分開一陣子。」
  媽微微笑了一下又轉回去繼續看她的電視。我坐上老爸旁邊空出來的沙發,高雅的紫色皮質沙發隨著兩個男人的體重下陷得嚴重,我縮成一球磨磨蹭蹭地偎在老爸身旁,他把早報凹下半面,在財經版面上分了一個眼神給我。

  「我以為你不會穿。」他用眼睛指了指我身上的綠色T恤,T恤中央還印著幾棵愚蠢的棕櫚樹。
  我拉起T恤把棕櫚樹的圖案延長,「爸都特地買了,我還不穿豈不是太傷你心了?」換來老爸的會心一笑。
  三姊在聽到我和老爸的對話冷不防從廚房冒出一句:「狗腿涼!(*いぬりょう,或翻成小狗涼也可以)」我可以想像她抓著湯匙大叫的樣子,「不要以為我不知道你當初拿到這件衣服嫌棄的要命!」
  老爸埋低下顎看著我,我連忙垂下眼角,皺著眉做出一副委屈可憐的樣子。

  在老爸開口前,拿遙控器轉換頻道的媽先出了聲:「別老是欺負你弟弟。」聽得三姊毫無形象地咆哮一聲,我揉著肚皮笑倒在沙發裡。

文章標籤

四六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不知道應該分類在堆置還是隨筆,但隨便吧就隨便分。
/


你就突然來到我家樓下,門鈴聲響亮地叫著。你連通電話都沒打,我反覆確認了一下LINE和Facebook即時通,確定你的突發狀況,匆匆忙忙地下樓,七手八腳地打開內層的玻璃門之後彈開外層鐵門的鎖心,大門一開就看見你哭得很慘,涕淚縱橫,鼻涕和眼淚被凍結在下顎,臉色被寒風凍成帶紫的藕荷色。

我來不及問你「還好嗎?」或者是「發生什麼事?」就被你一股腦撞過來抱住,一個二十幾歲的大男孩就這樣當著我家鄰居的面嚎啕大哭。老天保佑他們不要誤會,跟你有感情糾紛的人怎麼可能會是我?(性向真的是個鴻溝)

我只好伸出手把你環住,慢慢地把你拖進客廳,你穿著我們一起買的高筒全黑converse,我爸在樓上問那是誰,我說出你的名字,一屋子的人就了然於心了。姊姊不在家,我很自然地帶你進房間,你習慣坐在床上,我掏出一包衛生紙,順便給你一罐剛買回家的柳橙汁。現榨,三瓶一百。

你還是在哭,抽幾張面紙起來,好像這樣就能不哭。我坐在電腦桌前的椅子,轉過來盯著你哭,隔壁房老爸的電視傳來新聞龍捲風的名嘴在吵架的聲音,算不上安靜,你哭的音量蠻大的,但我們家誰也沒在意這件事。

我摸摸你的頭,像以前這樣。

你用衛生紙擦眼淚,抽噎著,吸吸鼻子把痰和鼻涕一起吸回去。我當然在想你為什麼哭,好像有很多理由,你爸、你媽、你家親戚……或是你男友,每一種都不是好原因,除非你要哭得這麼傷心是因為你男友跟你求婚結果買錯戒指尺寸,也許我還能笑著打發這個話題。

「還好嗎?」我挑了個好時機發問,你埋首搖頭,用力搖頭。你用身體說你不好,非常不好。

「分手了?」你知道我說話向來都挑重點,我猜測了一個失禮的方向,你依然搖頭。這下子我倒納悶了,有什麼事能比分手更讓你傷心……「他沒死。」你在我想到這梗之前先打槍我。

「好吧,他劈腿。」我斬釘截鐵,「而且和那些婊子在你們的家上床,而你捉姦在床……」之類的,我還沒說完你就點頭,然後放聲大哭。

Oops。

你哭得就像剛離開羊水的嬰兒,冷風和人群都讓你恐懼,因為這個世界陌生至此連空氣都讓你惴惴不安,我失去語言,安慰人這事我從來就不擅長,學分怎麼修都被二一。

我鐵了心,盯著你發抖的腦袋說:「這是第幾次?」你抬頭看我,「連我都數不清這是第幾次,你為什麼就非要他不可?你再這樣犯賤下去我也無法自欺欺人地說『你值得更好』,因為你就他媽不值得,活該被這種人渣傷害,你越愛他就越恨他。」

「我不知道。」你邊說邊焦慮地把手指埋進染成棕色的頭髮裡,用凍白的指尖梳開幾縷嚴重打結的髮根,「可是他說他愛我。」
在我馬上要回罵「愛個屁毛!」的時候你自知之明立刻接了:「他說他可以喜歡全世界的人,卻只能愛我一個。」

好噁,超噁,這是瓊瑤都不屑用的句子,你們怎麼能說得這麼輕鬆自在?我翻了個白眼,忽然覺得幾天前聽到要好的大學同學過去墮胎又被捕的荒謬情事其實也不算什麼,這世界往往比我所想的還要爛俗,上帝把超自然當有趣,否則美江也不會撿到五顆鑽石。

「所以你就信了。」我毫不避諱地哼了一聲用以聊表嗤之以鼻的情緒,「他當然可以愛你,如同他愛那些在床上對他張開大腿的人,不可燃垃圾被誰撿起來就愛誰,慈善如你他當然愛!」

「他憑什麼這樣對你!」我衝著你的頭頂大吼,「如果他要找人一起墮落那個人不會是你,我警告你最好立刻就提分手,搬出那間破公寓,要找地方住哪裡都是,但不會再是那裡!」
你的手機在這時候響了起來,我瞪著拿起手機預備要接的你。

「是那垃圾打來的嗎?」你點頭,我氣到腦殼快裂開,電話鈴聲依然嘹亮,「設拒接,設黑單,我載你去公寓,陪你把東西收一收,今天晚上就搬出去。」
你的表情掙扎,背過我站起來接了電話。
我隨手挑了一顆抱枕砸過去,像個潑婦般大吼大罵:「幹拎娘你不准接!給我掛掉!劈腿垃圾男你還真他媽有勇氣打來啊!」

我爸在隔壁房叫我安靜點。冷靜點。你背對著我不敢看我,聲音微弱地和垃圾交換著中文,「對,我在她家……」你頓了頓,「不用來載我,以後都不用了。」然後握著手機的指尖跟肩膀開始顫抖,我幾乎都能想像那個垃圾用怎麼飽含歉意和哭音向你乞求。

我愛你……對不起……是我錯了,真的不會有下次……我最愛的就是你……

「我愛你,我也愛你……」你開始哭了,「但是我真的很累了……我累了……」語落尾音委屈得聽到我也想哭。

「我們暫時分開好不好?好不好……」

我衝過去把電話搶過來,你一臉驚訝又有些生氣,伸手要拿回去,我對著手機收音器大叫:「垃圾!別再跟他聯絡!下次再讓我看見你就報警抓你!」然後掛掉通話。

你一臉狼狽,看得我一陣心酸。

我想陪你回家好好休息,但我在說出這句話之前就意識到,你沒有家。無論是親生父母的家、親密男友的家,哪裡都不是屬於你的家。你不能回家。

我終於負起責任跟著哭了,「你很蠢,你蠢透了,你是大智障,你為什麼偏偏就是喜歡他……世界上的gay這麼多,你幹嘛就只喜歡他……今天住我家啦!你早就這樣預謀了對不對!」

你為什麼喜歡不了其他人,為什麼其他人沒辦法讓你動心,為什麼你總是拒絕願意下定決心愛慘你的人,你為什麼老是這樣自輕自賤,你為什麼就不能談很平凡的戀愛。

你回答不了我,我也沒有辦法自己找答案。
有時候,沒有解答就是最好的答案。

 

四六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冬天的最後一章,完結開始倒數計時啦~(撒花)
補坑的路途漫長,謝謝還願意看的人>_<!



Winter(三)

  黃瀨囁嚅著雙唇像是要開口說些什麼。我盯著他,我感覺得到新井在我們之間來回看去,黃瀨最終沒有說話,是新井牽著一郎的手主動敲破這個僵局提問:「不如我們換個地方說話?」

  新井領著我們離開二丁目,走出仲通回到新宿三丁目的車站附近,黃瀨走在距我三步之遙,他挨著一郎,在一路沉默前進的過程中看都沒看我一眼。我一肚子光火,卻不曉得該和黃瀨說點什麼,這個狀況該從哪裡解釋起?我到同性戀酒吧的原因?黃瀨顯然沒有相信我剛才的回答。新井把我們帶到車站旁的燒肉街,拐過巷口走到底,丸港水產的招牌在眼前亮晃晃的閃爍著。

  居酒屋?我踏進店裡看著門庭若市的熱鬧景色,坐在狹窄幾坪空間裡的全是剛下班的上班族或熟女,新井感覺上和老闆是熟人,店裡的工讀生引導我們坐到店裡隱密的角落,新井帶著菜單跟著我們入座,他一臉歉然地看著我和黃瀨:「本來想帶你們去咖啡廳……」他投注一個眼神向坐在黃瀨身旁的一郎,「但一郎在這種環境會比較安心,所以才來這裡。」

  我聳肩表示不在意,黃瀨點點頭,沒回話。新井要我們隨便點些海產來吃,尤其要我不能客氣,說是總得做些什麼聊表謝意,我瞄一眼菜單隨便點了帆立貝和花枝,新井叫了三杯生啤酒,黃瀨在這時才做出一點反應,「呃,新井哥,小青峰他還不能喝酒。」惹來新井一個大驚小怪的表情,他狐疑地盯著我問:「原來你就是青峰大輝?」

  我對新井丟出來的問句感到訥悶:「我是。」我皺起眉,望向新井,「你怎麼會知道我?」
  他咳了一聲掩飾尷尬,黃瀨的表情也隨之變得僵硬,新井連忙解釋:「是聽黃瀨說的。」他一把拍上黃瀨的肩膀,「我的職業是個助理導播,黃瀨去事務所面試時我就認識他了,當時他在帝光中學加入了籃球社,所以我多少耳聞過『你們』的事情,不只你,還有黑子哲也他們幾個人。」

  說到哲,我轉頭瞥了一眼長相與哲有幾分相似的一郎,雖然還有不明不白的疑惑,我暫時接受了新井的說法,他口裡的生啤酒變成兩杯,我和黃瀨各自收到一杯麥茶。
  「今天真的很感謝你。」新井在啤酒被工讀生快手快腳送上來的時候插話,我隨他拿起盛裝金黃色液體的啤酒杯動作,舉高手裡的麥茶和他碰杯,「剛才若沒有你出手幫助一郎,我可真不曉得該如何是好啊……」新井坦率的笑容添上幾分真實的擔憂,我沾了一口麥茶,猶豫著該不該問出口。

  「你們是一對?」我挑起眉,身體比想法還先動作,新井和一直沒發出聲音的一郎雙雙露出詫異的神態,在新井出口反駁之前,一郎瞪著圓滾滾的眼睛出聲:「不是!」無論是我還是黃瀨都被明顯激動過頭的一郎嚇著,他本人也意識到反應過頭,低下頭輕聲說,「不是你想的那樣……」新井輕拍一郎的頭頂,嘴角意味不明地笑了笑。

  「我們只是室友。」新井平鋪直敘地說,語氣鹹淡不分,「一郎是我大學同窗,我們在附近共租一間小套房,雖然我們都是同性戀,但我們沒有交往。」他說話時直視著我的眼睛,新井有一對異常清澈的茶色眼珠。

  同性戀。我的腦袋運轉,終於聽見一個關鍵字,新井貌似也注意到我的眼神不同於剛才,至少不是裝著無趣。黃瀨在聽見新井毫無預兆的當面出櫃後難掩驚愕神情,他推了新井的手臂小聲地喚了一句:「新井哥?」語氣裡有恐慌和足夠的驚嚇,倒是性向被室友出賣的一郎和當事人新井相當淡定,他輕輕地拍著黃瀨的肩頭,像要讓他別擔心,新井投遞一個視線向我,他微微瞇起眼瞼。

  「青峰,」他一張口就叫了我的名字,「能這樣叫你嗎?」然後用眼神跟我確認稱呼的合適性。

  「當然。」我點頭,「隨你高興怎麼叫……」我瞥了黃瀨一眼,「只是別在名字前加個小字,我受不了那個。」

文章標籤

四六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DSC01282      
photo thanks 艾德加

照片是很久之前的了,但因為最近人懶臉醜身寬體胖所以沒有辦法放新的。
既然標題都說是負面情緒發射機那就……如果你心情很好或不想心情更不好就不要接受博主無病呻吟的侵犯,趕快按右上角的叉。

四六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我說要日更就是會日更(๑•̀ㅂ•́)و✧(拜託大家不要信我)
另外拜託大家對裡面詳述的日本地鐵或是環境都不要較真,有bug在就請當作是平行時空的日本吧(啥)


Winter(二)


  離開M記後我回家一趟,跟老媽借了筆記型電腦上網,她扔了MacBook Air過來命令我不准笨手笨腳刮傷螢幕,然後低頭繼續讀她的GQ,我點頭,恭敬地抱著纖薄的咬一口蘋果電腦進房間,我雙腿交叉坐在床上,膝蓋撐著電腦,偉哉科技,散熱風扇沒有發出半點聲響。

  我已經不太確定那些不入流的資訊是從哪裡聽來,也許是課堂,也許是若松囉哩八說的嘴裡。我盯著瀏覽器的google首頁,輸入「新宿二丁目」的關鍵字,按下搜尋後跑出將近千萬個結果,我往下拉了幾頁,沒找到想要的東西。我輕輕點著MacBook Air鐵灰色的鍵盤,螢幕一角還貼著媽和我跟老爸好多年前去涉谷拍的大頭貼,那年我才七歲,抱著一顆兒童籃球衝鏡頭發呆傻笑。

  我在搜尋列加上「gay bar」,剩下三萬多個搜尋結果。是好開始,我仔細瀏覽跳出來的資訊,有不少都是臉書的打卡結果。原來現在去酒吧該做的事還加上打卡,我挑起眉,倒算長了知識,接著拉下看發現一篇介紹新宿二丁目同志酒吧的專欄文章,我對著標題躊躇了幾秒鐘,最後點進去。

  「教你第一次進gay bar就上手。」我受不了吐槽寫這專欄的記者品味,耐著性子讀完,上頭說同志酒吧不在白天營業,通常要等到周末夜晚才燈火通明,喝到清晨的首班電車才醉醺醺地結伴回去……未免也太墮落。我撇撇嘴,再下拉看見記者介紹了幾間風評不錯的同志酒吧,Bar Rookie或TANK TOP。

  我記下店名,用英文店名得到的搜尋結果通常不在國內,google地圖給了我店家的確切地址,乘丸之內線到新宿三丁目下車,看見新宿通上的新宿伊勢丹百貨往反方向走,過了世界堂書店再往十字路口前進就能到。我看著地圖上的規劃路線,透過衛星看見熟悉的街道轉向一個我渾然不知的世界,綿延的仲通燈光鮮豔,霓虹螢光四射,明亮是夜晚的新宿給我的最大印象。

  老媽站在走廊上敲門,沒有開門進來:「電腦用好了嗎?」我嚇了一跳,連忙關上無痕視窗,從床上下去把電腦還給老媽。她接過MacBook Air,目光掃了我一眼,「大輝,怎麼了?」

  我回看她:「嗯?」老媽的眉心微微皺起來,她說:「你的臉色不好。」

  「我沒事。」我對著她點頭,說大概是因為外頭天氣太冷所以臉色看起來臭,老媽不置可叵地聳肩,接受了我的說法,走回她和爸的臥房前順道問我:「你晚餐要吃什麼?」

  「呃,晚餐……」我轉了一圈眼珠,「晚上我不在家吃,便利商店的福山有事找我。」
  老媽不甚認同地提高音量回我:「你應該吃完飯再出門。」

  我垂下肩膀,像是祈求她別讓我繼續扯謊。我從來就不擅長這個。

  「福山剛領薪水,說要請吃飯,晚餐我們大概會吃松屋。」我混著些微不耐與誠懇的目光向她,老媽的指尖停在臥房門把上,她側過頭再看了我一眼:「你確定你沒事?」

  牢實地接過老媽的視線,我把弓起來的脊椎挺起來,「我沒事。」直到老媽存疑的目光隨進門之後消失,我放鬆掐著手心的指尖。發現自己居然在抖。

  時間流逝得比想像中慢得多,老爸打了電話要媽別幫他料理晚餐,我抬頭看鐘,終於快要六點。我攢緊手裡的PS3遊戲搖桿,客廳液晶螢幕上2K14邁阿密熱火隊的Lebron James正在進行致勝補籃,比賽時間剩下零點四秒,老媽掛上電話,我看著暫停結束的遊戲畫面是熱火用102:100贏了馬刺隊,我立刻關上PS3和電視電源,衝回房裡換上一件質料厚實的迷彩軍外套,高磅數的棉花外加內刷毛,一穿上就彷彿進了暖爐。

  確認自己帶了錢包和手機,我走經老媽房門一如往常說聲:「我出門了。」然後聽見她放下手上的東西踩著匆促的腳步過來開門,怕我說完這句話就不在似的,她從房門探出頭:「你幾點回來?」

  我想了一下,「十點前。」我拿出放在軍外套口袋的手,「要幫你帶點東西回來嗎?宵夜?」她露出一個不認同的眼神,像是在說我不該引誘一個年紀即將奔五的四十來歲女人吃夜宵。我聳聳肩,「那我出門了。」

  老媽裝作一副氣定神閒地倚在門邊:「那幫我帶杯蜜桃茶回來。」
  「好。」我失笑,皺起眼尾的紋路,揮了揮手走下樓,老媽關門的聲音隨後響起,我拿了玄關的鑰匙出門。

 

文章標籤

四六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行前通知
彌子其實要叫涼太舅舅而不是叔叔(他是涼太的外甥女,但大姊的丈夫是入贅所以我不小心寫成姪女),但基於舅舅這個稱呼實在太彆扭所以……還是叫叔叔吧,我相信大家能接受我的掙扎和將就一下我的智商吧(。)

大家哀號我太少更,低潮黨傷不起...QAQ(你夠)
現在也依然是復健期,但既然是復健就要承受得了打擊,於是我還是寫多少更多少吧...
謝謝大家真的回覆了我耶好感動QAQ!!!!!!謝謝你們!!!!!!有回覆有動力!!!!!等我上班再來回留言(喂)!!!!!!!!!

雖然我最討厭喜歡的寫手搞這招(因為我都給不出好回應所以鴨梨山大),但自己搞起來還真是意外神清氣爽(?)
如果回覆多多我就會每天勤快耕種!!!!!!!u///3///u(不要臉

ps不知不覺致青春也已經來到六萬字的大關,大輝跟涼太竟然連八字都沒有一撇,我拖臺錢的技術真是.......了不起orz(懺悔)



文章標籤

四六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寫到一半才發現自己是用第一人稱啊……太虐了,究竟是誰說要用第一人稱寫文的?讓我拿條鞭子狠狠抽她幾下。
寫到一半才發現我寫的是高中生……太虐了,究竟是誰說要寫高中生的啊?讓我拿打火機燒她幾根腳趾頭。

*行前通知
黃瀨有三個姊姊非官方設定
一切都是作者腦補
黃瀨自慰情節

文風跟之前不一樣絕對不是抄襲何方神聖(如果有抄還請高抬貴手跟我說是抄誰囧)
是我置之死地而後生之後苟延殘喘寫出來的東西,低潮黨惹不起啊!!!!!!!!!!!QAQ

作者玻璃心,如果能給些鼓勵我會寫得更快QAQ

是說,還有人在看這系列嗎?(抖)


文章標籤

四六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16 - 2
圖片感謝澈家的價目表XDDD錘基太腦太可愛XDDDDDDD

衰老如我依然去了一趟CWT,當時夾雜著阿公在加護病房和家裡各種慌亂的狀態坐高鐵當天來回,現在想想我到底是哪來的體力這麼幹03.PNG 
由於去的很匆促,雖然高鐵十點就到台北但忙來忙去不知不覺也十一點才進會場……04.PNG
意料之外的人不多!超級開心!這樣講對陳先生有點壞啦囧,不過寒暑假場太爆炸,基本上狹窄的會場待著都很難受,既然星石都可以租到花博會館,CWT跟FF也跟進一下如何啊~(欸)

那麼照慣例(並沒有)條列一下場次流水帳~

●一到台北,下了高鐵我就恍神到回家……2FfqBLfy4sqEJ1jFwsKSAjnBsbxs=.gif(到底去幹嘛)
●由於陳夜尹在我去會場之前求救她沒有雙眼皮貼了,於是我只好一下高鐵就在台北地下街四處尋找雙眼皮貼,殊不知我跑遍K區和Y區和中山地下街沒有一間店在賣雙眼皮貼!WTF啊台北!?都十點了耶!拜託出門做個生意好嗎?!+bWyPGZWgAl1Dl+7K1YCjH5GHLo=.gif
●輾轉終於到公館捷運站,站在公館二號出口我湧起一股「叫我從這裡走到體育館門口?殺了我吧」的痛楚(三小),於是攔了路邊的計程車毫不猶豫地跳了上去,一上車就對司機說「麻煩台大體育館門口」,司機看了我一眼穿著和手提包,大概誤會了什麼,笑著說:「哦~載到有錢人家的小姐耶~」……司機靠wwwwwww
(鑒於實在太好笑我分享給夜尹和終終還有阿頭靖靖繆繆,清一色給我回「你這大小姐」XDDDD但幹她媽捷運站離體育館門口真的很遠啊XDDDDDD)
●在會場我基本上就是耍廚、跟花穗聊EVA或是跟終終亂哈啦。
還有我要鄭重跟夜蒑道歉T口T!天啊我真的不是故意用人妖這個字的T口T!我只是在開玩笑啦囧,如果冒犯到真的很不好意思,夜蒑不管有沒有戴假髮都很正,不過坦白說我比較喜歡你戴假髮的帥氣ver!有解雨臣的氣勢啊XD(私心靠)
●對了還有遇到了飛翎以及小泉Q口Q!不過跟小泉沒什麼聊到,很抱歉啊當時我不知道在幹嘛.....八成是在恍神T.T!卡片看了很高興哦,謝謝!飛翎給的POCKY我也都吃完了,謝謝你還特地破費買了T.T!!!!!(心懷感激地吃掉了)
●場次當天大部分時間我都在廚錘基跟恍神,不得不說澈澈的閃耀世界實在太好笑...XDDDDD!!!!!!!!!這次就是為了澈的錘基本才上台北的啊XD!!!!!!(你靠)
●MOS桑這次也依然親切又可愛!非常期待MOS桑的賀年卡寄到家u////u
●最後,許小靖跟林阿頭我真的覺得葡萄柚綠很難喝=.=(幹硬要婊葡萄柚)

晚餐跟嚕喔還有夜尹聊得超開心><!!!!!俄羅斯城堡真的超好吃啊老闆好帥喔!!!!!!!
從五點半一路聊到快九點我覺得我們超強XDDDDD聊到不想回家,超意猶未盡XDDDDD(笑倒)

/


16 - 1  

順便貼貼這幾天收到的火黑合本!027.gif  
好感動啊我居然也在裡面啊這樣真的可以嗎うんこぶ女神也在裡面耶我跟うんこぶ女神在同一本書裡耶天啊我要當成傳家寶謝謝主催讓我圓夢untitled.bmpuntitled.bmpuntitled.bmpuntitled.bmpuntitled.bmpuntitled.bmpuntitled.bmpuntitled.bmpuntitled.bmp(痛哭)(沙小)

一翻開最不敢看的就是自己的篇幅,很認真讀過大家的小說之後,覺得大家都棒得不可思議啊...!
只有我這唯一特立獨行的老鼠屎……!真不好意思啊大家!(悔意滿點)

每一篇都有我很喜歡的地方,特別喜歡和澄桑的那一篇,營造街頭藝人的氣氛好棒啊!!!!!那篇的氣氛和描寫方法都好喜歡!!!!!!!
還有很感謝貓餃桑居然搭配了插圖!?!?!?!?當時真的很驚嚇,因為忘記會有插圖這回事,然後再看到這張插圖真是想哭的感覺都有了...

怎麼可以畫得這麼棒啊?!完全就是我當時在書寫時腦子裡的畫面,能被精準地抓住我覺得很想哭很感動XD
謝謝貓餃桑,請讓我獻上十二萬分的謝意T__T

文章標籤

四六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8) 人氣()

only-lovers-left-alive_artwork_kinoplakat_adam (1)    

實在太久沒寫影劇心得,或說我壓根兒真的有寫過這種東西嗎?
總之脫離國小時代久得像不知道LOKI個人電影要到民國或平成或西元幾年才能拍完,我簡直都要忘記讀後心得是甚麼東西了……蛤?我放錯海報了嗎?
啊,對不起,不小心放成TOM明年要上映的新作品Only Lovers Left Alive,原諒BLOG主如果失智愚鈍。

容我重來一次。


tumblr_mwjnx9vdrv1qjiauvo1_250  


哎,又放錯了嗎?

不小心放成Adam情色到不可思議舔血冰棒的動圖了啊。

(湯姆,這樣以後讓我怎麼正視西瓜棒冰呢?)(你下流關湯姆屁事喔!?)

好吧,請再給我一次機會。

未命名  


........不要用這種眼神看我,誰叫相簿一翻都是湯布丁的圖咩!
我會很認真的,真的要認真開始發表索爾2的讀後心得了,相信我!


68c580a3gw1ebcn5wfctoj20dc0hsaay  


(..........一陣沉默.........................)

幹嘛啦!145e5b3370d7ae.gif145e5b3370d7ae.gif145e5b3370d7ae.gif145e5b3370d7ae.gif145e5b3370d7ae.gif145e5b3370d7ae.gif145e5b3370d7ae.gif
這真的是我資料夾翻來最正常的一張雷神圖了啦!!!!!!!145e5b3370d7ae.gif145e5b3370d7ae.gif145e5b3370d7ae.gif145e5b3370d7ae.gif145e5b3370d7ae.gif145e5b3370d7ae.gif



在如此無可救藥的開場我相信看官已經能猜出這個精神狀況衰弱的BLOG主已經是狗嘴吐不出象牙的狀態了,在連續刷了7次雷神索爾(包含4DX、IMAX、3D、2D數位)貢獻兩張藍色小朋友出去你們說我還能寫出正經心得才有鬼好嗎?!F4cuGOQnMhG2F2mKJVApTL+teVlo=.gif  

請做好被捏爆劇情(雖然我覺得點進來看的都已經看完索爾了),還有請確定能承受博主通篇不斷放大字體表示慷慨激昂的崩潰再點進去唷!

四六‧錘基‧奧丁森(靠)關心您眼睛O_<!


行前最後ps.為了表示我對錘基趨近病態的愛意,整篇的放大文字將呈現紅綠色,您絕對沒有色盲啦啾咪2FfqBLfy4sqEJ1jFwsKSAjnBsbxs=.gif  

文章標籤

四六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P1070835 副本  

嘿。
照片裡的人是我爸,從小大家就說我們像,宛如一個模子印出來的,讓我要相信廉價八點檔那種「其實我是撿來的孩子!」都沒有機會(為此我的親人都笑了很久)。

他是全世界最美好的人,雖然他中年失業、家裡蹲、濫菸和酗檳榔,但不影響他是個多麼好的人。
即使有時我也曾排斥過他的冥頑不靈、痛恨過他的自以為是和那些俯拾即是的大道理,但他終究是我父親,我的血脈與靈魂歸咎在他名下,他不得不對女兒們負責,於是寧可終其一生孤老,讓另一個女人糟蹋他的人生。
他從小教導我們不准說髒話(雖然我已經是國罵協會的VIP)、要做一個腳踏實地的人,不要比爛,永遠要覺得自己好,但是不要驕傲,不能自負,縱使尊嚴比甚麼都來得重要卻要使它輕如鴻毛。

他對子女們付出超乎想像的愛情,卻往往在最重要的地方甚麼也看不見。
所有的傷害都源自於愛情,沒有不愛的人卻能刺穿你的道理,我從父親的人生中學到許多,傳承自他的敏感與多愁善感,他如詩人般的纖細與不願輕言說出口的脆弱。

我打從出生在婦產科醫師手心裡放聲大哭那一霎就不是孝順乖巧的女兒,我嘴很壞,中二病,公主病,口裡倔強心裡受傷,自負又自傷。
全世界就只有我的父親願意是我為特別的人,獨一無二的人,無可取代的人。
他願意給我無可取代的特別(然而這同時是除他以外的人都給不起的)

他伴我走過最複雜叛逆的青春期,見識過我國中時期的荒唐、高中時代的百無聊賴,他願意相信我的善良。
他說聰明是天賦的產物,但良善卻是一種選擇,或許我們無法決定自己究竟是愚笨還是聰穎的人,但起碼我們能夠選擇是否願意成為一個善良的人。

如果善良真是一種選擇,願世上所有還在猶豫的人,都能將自己決定成善良的形狀。

-

最近我的爺爺病了,在外公與外婆接連一年內過世的噩耗,我不由得慌張起歲月的洪流又要帶走誰。
我很害怕,比誰都誠惶誠恐。
在我尚未來得及報答之前就失去機會,這多麼不公平。

我負欠親人愛與關懷,還有即使到黃泉之下也說不完的感謝。

真的,最至少讓我可以再多陪他們十年,十年就好。
求求時光。

-

真不想都把生命耗在擔憂與惶恐之中,寧可是多寫一些文,多聽一首歌,多打一份工。

我想念鄉村。
要是還在鄉村,或許阿公的身體根本也不會惡化。

哼。

-

想寫些有趣的文章
我的雷神索爾2心得都還沒動
也想像以前一樣寫激動的動畫心得文
或是推薦一本不錯的漫畫

不知不覺失去這些能力讓我很憂傷
稜角被打擊磨平之後留下的都是無動於衷

雖然我本來就是渾球,但還是會覺得15歲那年的自己還在追求「能成為更好的人」有些可惜
到現在已經不這麼想了
我感知得到自己正在流失目標和理想

我已經失去很多了
不知道還能失去什麼
拭目以待吧

我甚至失去寫作的熱情
這太恐怖了

我到底還剩下甚麼啊





四六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 這是一篇加密文章,請輸入密碼
  • 密碼提示:滷味英文團名
  • 請輸入密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