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人是四六,稱呼隨意。
►部落格放有關生活以及個人創作(包含二創)的文章,基本上都會標註內容。
閱讀前請找找防雷標語,可以接受再閱讀比較好哦。
►BLOG主很孤僻害羞,每天都躲在深山數星星,還請大家多跟獨居老人說說話。

目前日期文章:201010 (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如果說情感是甚囂塵上的物件、那麼「愛」可真是個冠冕堂皇的理由呢。
  利用愛蠻橫地狂妄地自私地瘋狂地掠奪或被掠奪,說是愛於是一切罪刑歸為本能,如果真能如此,那麼自身的愛,究竟膨脹到什麼程度了──就在這麼想著愛著活著的同時,愛因斯坦所提出的相對論又如此精準的頗開了折原臨也的人生。
  就像白色相反來說也是黑色的一種也不一定。

  狂亂的翻騰過髒兮兮的床單,你倆無暇顧及什麼乾不乾淨的,吻過發腫的唇、下顎的傷淌出的血液滲得嘴都紅了,舔拭上排齒列的鮮血,腥羶的鐵鏽氣味在鼻腔蔓延開來,平和島靜雄鄙夷的朝旁呸了一口痰、抱怨似地咬住對方的鎖骨。
  折原臨也於是失笑,忍耐著被撕咬的疼痛顧不得上衣被眼前這頭野獸碎得亂七八糟,因以回擊所以親吻。
  瘋狂地接吻接吻接吻接吻接吻接吻接吻接吻接吻接吻接吻接吻接吻接吻接吻接吻接吻接吻接吻接吻接吻接吻接吻接吻接吻接吻接吻接吻接吻接吻接吻接吻接吻接吻接吻接吻接吻接吻接吻接吻接吻接吻接吻接吻接吻接吻接吻接吻接吻接吻接吻接吻接吻接吻接吻接吻接吻接吻接吻接吻接吻接吻接吻接吻接吻接吻接吻接吻接吻接吻接吻、在這個獸性的夜晚裡,他們做了無數次愛。
  後頸也好肩胛骨也好腰際也好臀肉也好通通被印下好幾痕齒印,比起吻痕還要更為強烈的印記。

  折原臨也從平和島靜雄眼中看見因快感而狼狽的自己,他失笑,又從對方眼中找到一點點一絲絲的疑惑,感覺像是「為什麼?」
  「為什麼我們做著這種事?」這種無聊至極的事。
  就跟想活所以呼吸了、餓了所以吃了、累了所以睡了等同道理,連同「理由(愛)」都不復存在,也不需要。

  吻過對方沁著冷汗的額面終於他說出今夜唯一一句話、其間夾雜呻吟。


啊、待會再說吧。」

FIN.


(因為不是愛可是也沒有「做恨」這個詞,於是說待會兒再說吧!以這樣的心情寫出來了,我也很喜歡這樣的靜臨,希望你也喜歡。)

四六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阿西 with 小犽
阿北 with 柴

兩人組成搞笑團體,西北風,老是跑深夜節目,經紀人很不負責任還是個大叔。
經紀人叫三姥。(那個字不唸老,唸母。)

寫自嗨用的、其實我喜歡阿西的個性。

順帶一題標題魷魚的意思跟內文無關,"去喝西北風"等同"炒魷魚"的意思。
一看就知道這個團體不會紅。(被犽踢)


 

「我們不能老是上深夜節目啊,阿西。」
認真吃著通告後的便當邊喊著會胖邊大快朵頤的阿北說,嘴邊還黏著一顆飯粒。
「…我也這麼認為。」
反倒過來慢條斯理到不可置信的阿西慵懶的用筷子夾起一顆飯粒。
「果然還是找經紀人聊聊吧?」
一臉認真的阿北看不下去用自己的筷子硬是挖了一塊照燒豬排塞進對方嘴裡。
「你認為有用?」
皺著眉吃下那口稍嫌過大的豬排再用手上的筷子夾下阿北右臉頰上的飯粒,吃掉。
「總要試試看才知道…嗯…」
感到莫名心虛的阿北看向剛才還在和製作人閒聊哪片的女優長得不錯的經紀人。

「別吵。」經紀人三姥彷彿心有靈犀的撇頭低吼一聲,「上熱門時段很麻煩的。」
「…居然說麻煩!」
感到不可思議的阿北有些不服的開口。
「為什麼麻煩?」
微微動怒的阿西將飯盒扔到桌上大聲地說。

三姥低頭看了兩人一眼。
「怪我囉?」

然後走人。

(其實三姥覺得要是上了熱門時段要接受訪問什麼的很煩…其實他們會紅(各方面來說))




「…當藝人居然還要吃便利商店的便當。」
通告結束後拎著從便利商店搔刮回來的便當,怎麼這麼苦情,阿北想。

「不然?有便當吃就不錯了吧。」疑惑看他。
「開玩笑!在老家我可是餐餐大魚大肉!」
「這樣啊。」打哈欠。
「難道阿西不是?」
「嗯──我想想,吃最多的好像是過期餅乾?」認真的想。
「哇呃你過那什麼亂七八糟的生活…!」
「要你管。」白他一眼。
「當然要管吧,我們可是搭檔耶?」
「…這樣喔。」
「那以後我煮給你吃好了。」
「噗、你會煮飯?」
「少瞧不起人,我做的紅燒獅子頭連老媽都覺得好吃。」
「…你媽不是味覺白癡嗎?」
「才不!失禮的傢伙!」
他失笑,「好啦,抱歉。」
「那明天你想吃什麼?」
「嗯…味噌湯好了?」

高掛的月光象牙色的光芒把兩人的影子拉得好長好長。

(大概是寫兩個人剛組成團體的時候)



凌晨三點被一陣臭味鬧醒。
阿北拖著一身倦意起身,睜開眼就看見原先躺在身邊的阿西一臉滿足的抓著肚皮然後把腳高掛在自己臉上。
真不曉得是該火大還是先把腳挪開。

「…你的腳真的很臭耶!臭阿西!」
勞苦的把腳放回該在的位置上還順道替他掀下上衣蓋好棉被。
「居然不會被自己的腳臭臭醒…可惡。」
再來有些怨懟的瞪著阿西。
「明天你就死定了。」
最後出手在那熟睡到流口水的臉蛋上亂抓亂捏一把。

算了、晚安。
再一次睡去。


四六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