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人是四六,稱呼隨意。
►部落格放有關生活以及個人創作(包含二創)的文章,基本上都會標註內容。
閱讀前請找找防雷標語,可以接受再閱讀比較好哦。
►BLOG主很孤僻害羞,每天都躲在深山數星星,還請大家多跟獨居老人說說話。

目前日期文章:201009 (17)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第三十四章★


  接下來發生的事讓古屋上月措手不及。
  迎面而來的黑色長型轎車停在兩人面前,車窗搖下來後看見的是一名長相姣好可態度卻相當嚴肅的女性,J一見到她便立刻上車。
  「你在這做什麼?」女子冷冷的開口,說話的對象是藤原柳。
  回望眼神冰冷的她,藤原柳沉下掩臉,沒回以對方好臉色:「散步。」
  兩人之間的氣氛像是凍僵的極地般讓人無法跨越。
  古屋上月不安地盯著感覺上動怒了的藤原柳,想開口卻又覺得這時機實在找不到機會插話,看著兩人的眼神流露出敵意,這是藤原柳極少(他從未看過的)神情。
  為什麼會有這樣的表情出現?發生了什麼事嗎?上月在兩人之間來回看去,從女子端正的容貌上找出幾絲和藤原柳相像的氣質,雖說長相並不雷同,但在某種氛圍上確實是相似的。
  不過,又是為什麼,現在感受到的氣息這麼寂寞……古屋上月盯著兩人,揪緊手心。

四六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第三十三章★


  一如往常的古屋家,早早起床打理家裡及烹煮早點的埔月鈴子哼著歌,這陣子自己做了些味噌醬,上月和朧光應該會喜歡這次的調味,醬油的比例下降許多可吃起來卻不會不鹹,手指沾過味噌,她笑著淺嘗一口。
  果然很美味。
  唱著電視劇的主題曲到一半,突然意識到忙著煮味噌湯卻忘了要準備其他料理的她慌忙的啊了一聲,連忙跑到冰箱前看看能有什麼東西好亡羊補牢──

  「……雞蛋拌飯?」古屋朧光錯愕的看向眼前擺放的一碗白飯及一顆生雞蛋。
  埔月鈴子面露尷尬的替自己女兒在飯中戳出一個洞、打蛋在旁邊的小碗中。
  「顧著味噌湯,結果忘記要煮別的東西……反正也很久沒吃了,將就點吧?」
  「我是沒關係啦,但等會兒哥哥看到應該又會抱怨一下吧?他最討厭吃生雞蛋了。」將小碗裡的蛋黃及蛋白攪拌均勻,古屋朧光用膝蓋想都能想像得到等一下古屋上月看到生雞蛋會有什麼反應,不禁竊笑出聲。
  喀嚓。正巧古屋上月就從樓梯上信步走下來,臉上帶著某種不知名的陰鬱。
  期待著自家兄長會有怎麼樣的反應,古屋朧光悄悄觀察著臉色黯淡的古屋上月坐上餐桌,一秒……兩秒……三秒……毫無反應。
  朧光感到不可思議的望向古屋上月平靜地動起筷子,在還沒打蛋進去的小碗裡東攪西攪。
  「哥哥……你沒打蛋哦?」
  「嗯。」
  「今天吃雞蛋拌飯哦?」
  「嗯。」
  古屋朧光終於查覺不對勁的地方,輕皺眉頭:「哥哥,我很漂亮嗎?」
  「嗯。」
  「哥哥我可愛嗎?」
  「嗯。」
  「哥,你討厭青蛙,對吧?」
  「……嗯?」

四六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你在午夜三點探著夜色起身,拉張椅子坐在窗前哼起歌來,睡眠在你眼皮上輕輕點點絲絲地被抽開。
  柔順的長髮洩了一地,我總覺得你那張姣好到令人妒忌的臉襯上一頭長長黑髮總嫌陰森了,你也是總是笑著答我,「也只能這樣呀、只能這樣呢。」像在唱歌一般輕盈。
  象牙色的月光拂過你的手背及下巴,清透的光像水,緩緩流動。

(寫不下去了老天)
-

離恨恰如春草,更行更遠還生。
宋詞意外的喜歡李煜,李家三人不管李白還是李清照都讓我覺得稍嫌矯情了…尤其是李清照。
不過喜歡憶秦娥。
臨高閣。亂山平野煙光薄。煙光薄。棲鴉歸後,暮天聞角。
斷香殘酒情懷惡。西風催襯梧桐落。梧桐落。又還秋色,又還寂寞。

還秋色、又還寂寞。wow。


甘草子(二之一)
秋暮。亂灑衰荷,顆顆真珠雨。雨過月華生,冷徹鴛鴦浦。 
池上憑闌愁無侶。奈此個、單棲情緒。卻傍金籠共鸚鵡。念粉郎言語。
甘草子(二之二)
秋盡。葉翦紅綃,砌菊遺金粉。雁字一行來,還有邊庭信。
飄散露華清風緊。動翠幕、曉寒猶嫩。中酒殘妝慵整頓。聚兩眉離恨。

柳永的詞最喜歡這兩首。
比起唐詩元曲楚辭漢賦還是最喜歡宋詞...!!季節感!!!

-

好煩 有點想哭 沒來由的。
為什麼青春期老是喜歡無病呻吟啊…!每個人都會。

四六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第三十二章★


  那些從眼睛深處流淌而出的液體被稱之為愛,從以前開始就是這樣。
  不能咬指甲。不能哭。不能笑。不能說話。不能不說話。不能不做。不能做。人生從這個起點開始,彷彿連破羊水那一天都像命中註定般,該是什麼時候做什麼事、該是什麼樣的身分有什麼樣的責任。
  「不準哭,你都幾歲了?」
  「……十歲。」少年沉默,讓清澈的液體滴落臉龐,又立即被拭去。
  她用冷冷的目光不帶讚賞的瞄了少年一眼,拂手讓家管帶走他,「還不夠。」她說。
  遠遠不夠,作為一個繼承人,怎麼能哭、怎麼能有情緒。
  因為你是繼承人。
  同時背負著「Jack」以及「藤原柳」的你,怎麼能夠感情用事?
  繼承人。奧恩企業。藤原當家。Jack。藤原柳。這類詞彙縈繞不絕於耳,就像詛咒一樣。

四六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山田美知子抓著手上的資料表,臉上雖然沒有半點表情可心底卻苦惱得不知如何是好。
  「那個……我說……」
  下午體育課時連打了兩小時籃球都沒有下場的飛鳥友紀一放學就累得癱在桌面睡得不省人事、明顯是為了飛鳥留下來的淺木正一臉無聊的打著簡訊、鵜澤雪更不用說,讀完英文後繼續專攻國文課本,而她就這樣被晾在一旁。
  「我說……呃,你們聽我一下好嗎?」困窘的開口,試著大聲說話的山田得到的反應依然是鴉雀無聲。
  「那個……」
  「……你們」

  「……稍微聽我一下!拜託!」
  稍嫌用力的拍擊桌面,發出砰的一聲巨響。
  三人一齊抬頭望向立刻哭了出來的山田美知子,一個立刻被嚇醒、一個被嚇得差點連手機都掉了、另一個則是安靜地收回課本。
  山田美知子用襯衫的袖子擦拭臉上的淚水,面無表情的指著資料表,聲音比平常還要淡得沒有情緒(其實是在掩飾尷尬)──
  「我們,來討論好嗎?」

  其餘三人除了點頭之外的份,沒有別的選項。

四六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有一就有二。(看ㄋㄇ雨)
我們兩個都是受了極大刺激才決定寫這廚廚的東西…雖然廚廚的但是肯定比某東西好上個大概十倍。(這應該不是自我感覺良好)
雖然不能說自己的豪円很豪円(?),但是我盡力了呃呃呃呃這對真的超級!無敵!非常難寫!
要放閃光到自然而然的地步到底要練到多高的LEVEL啊!!!
真的開始佩服起製作組了!(喂)

那麼以下是我流豪円五十問!請不要問我為何不是一百因為人太懶(靠)
→點這裡可以到未雨所寫的南涼50問。

四六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那是她人生中第一場春天,忘不掉。
  體質因素而造成長期肥胖的少女不論到任何地方都不吃香,小至服飾店、大至校園,同儕間的排擠對她而言已是家常便飯,獨獨讓她無法習慣的是,此起彼落的嘲笑聲。
  「咦?這麼胖的人冬天還會冷?」、「不會吧、不會吧?胖的人哪有可能經痛啦!聽說油脂不是能止痛嗎?」、「好想看看XXXL號的裙子呢,吶、淺木同學,我可以跟你借來看嗎?」然後唇邊帶著嘻嘻的訕笑聲。
  一直到升上高中之前,淺木亞由是個體重高達一百二十公斤的胖子。

  然而這一切都在她遇見飛鳥友紀後有了轉變、像擁有魔法般的春季驟降。

四六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聽說組成一個人的成分是70%的水和30%的心。
那麼你一定是由50%的溫柔及50%的殘忍所組成的瑕疵品。

-

當我閉上眼的時候,
你就要學會親上來啊。

笨蛋。

-

秋意渙渙散散
進入十月的天隨同大地被換上一抹楓色
抱著黑色的米克斯貓你說:那還不如貓鬍鬚上的秋意濃呢。

而牠配合的打了個噴嚏。

秋天轉入冬季,而冬天離春日又怎麼會遠。

-

我想成為一個「厲害的傢伙」,真的很想。
雖然這種事是多說無益的。

四六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山田美知子擔憂地望著窗外空無一人的操場,午休已經結束,下午第一堂課就快開始了,然而友紀和鵜澤兩個人仍然是不見人影。
  「班長、班長。」坐在山田身後的照山小心翼翼地伸手拍了拍她的肩頭,把一直處於發呆狀態的山田喚回神,「怎麼一直在發呆?」
  回過頭看照山一眼,山田的撲克牌臉有了微微的變化,蹙起眉的她看來是在擔心那兩人:「我在擔心他們……希望鵜澤沒事。」
  「也是,都去這麼久了……」困窘的搔臉,照山肆意窺探著山田難得露出的擔憂神情,感到異常新鮮。
  「對了,是說鵜澤為什麼會攻擊淺木呢?一定有什麼原因吧。」念頭一轉,想起被忽視已久的問題,山田納悶的望向照山。
  「呃……這個嘛,我倒不是很清楚,好像是淺木說了什麼話惹鵜澤不高興才會這樣吧?當時教室亂哄哄的,等我們發現的時候鵜澤已經咬住淺木了。」
  「……原來如此,我明白了,謝謝你,照山同學。」朝照山的方向微微頷首。

  再度將視線落在空盪盪的操場,山田美知子輕咬下唇,這是她思考時的小動作。
  能讓患有輕微自閉症的鵜澤有如此大的情緒反應,淺木亞由當時到底說了什麼話才刺激到他?抬頭瞄了坐在窗邊正看著手機、喋喋不休的淺木,山田美知子皺起好看的眉。

四六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從第一次見面開始就有這種感覺──對這個人沒辦法置之不理。
  比起預感還要更為卑劣的直覺。

  踩著皮鞋的腳底跑得都痛了,飛鳥友紀在薰著四月東風的季節裡狂奔,縱使風沁著涼意可肌膚上仍是因速跑而敷層冷汗。
  依著照山剛剛指的方向,體育科校舍的左邊有幢放廢棄器材用的儲藏間,雖然不能確定鵜澤是否跑到這兒來,可第六感告訴他跑這就對了。
  揮去額頭上的熱汗,當左腳跑出轉角──就在那裡。
  不顧語氣和形象,飛鳥友紀朝死路盡頭的鵜澤雪嘶吼。

  「在搞什麼啊……你這傢伙!」
  接著他看見全身顫抖得像受怕的小動物般,蹲跪在牆角動也不動的鵜澤雪,抬起頭來注視他的目光類如求救。

四六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今年班上多了一位去年的學長,因病休學一年,你們要好好照顧人家,聽到了沒?」
  講台下靜謐一片,大多數人都在睡覺,零星幾聲「哦、知道了。」等由座位中傳出。
  強烈的睡眠和飢餓感侵蝕著站在教室後頭提著水桶罰站的飛鳥友紀。
  啪唰──這樣滑開門的聲音竄入耳畔卻成為催人入夢的音階,飛鳥友紀迷糊地點著頭,透過變色片所看出去的視野比平時還要更加模糊不清。
  是因為度數不夠嗎?飛鳥半夢半醒地思考著。
  下一秒當人影踏進教室,原先失焦的視線立刻恢復正常,終於看清來者何人,飛鳥友紀難掩吃驚地瞪大眼簾。

  「他的名字叫鵜澤雪,來,打聲招呼吧──」

  鵜澤用被掩蓋的視線巡視著教室的一切。
  若有似無的目光刺向飛鳥友紀,還以為是錯覺的當下就發現了視線的主人,飛鳥以不悅的表情、回瞪他一眼。

四六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四月芬芳,櫻花帶來清香,藍得不可思議的蒼穹散著幾縷如煙的薄雲。
  踏著匆忙的步伐邊望向腕上手錶的青年嘴邊喃喃念著死定了、完蛋了之類的話語,東京市裡熙來攘往擦肩而過的或許是昨晚居酒屋裡碰見的女子,沒多在意的青年讓擦得閃亮的皮鞋踩在水泥地上發出啪噠啪噠的聲音。
  震耳欲聾的到底是車聲還是人聲?裝滿街道上一路喧囂彷彿逃難似地衝進旋轉玻璃門,坐在入口櫃台的小姐朝青年瞥了一眼,冷冷地說:「pass。」
  「咦?」跑得滿身汗的青年將公事包放在櫃檯上,要了一張濕紙巾來擦汗。
  「今天友紀不在公司,卡我幫你打好了。」把印上七點半的出勤卡遞給青年,女子瞇起眼朝心懷感激的他看去,「再睡過頭我就保不了你了。」
  「是的,美知子大人,小的再也不敢了!」
  誇張地立正敬禮,原本面無表情的女子露出莞爾一笑。
  「是說為什麼友紀不在啊?請假嗎?」
  「……你忘了今天是什麼日子嗎?」停下書寫的手,美知子抬起頭來凝視著一臉困惑的青年,好看的眉微微地蹙起。
  「今天?……啊,不會是……『那個』吧?」青年的表情不如方才清爽,語畢後換上的神情是與那張臉不合襯的陰鬱。
  也是,想起那件事有誰會有好臉色呢。
  「嗯,另一個自己的忌日,依友紀的個性怎麼可能缺席呢……」口吻飽含強烈的悵然所失,美知子垂下眼簾,不曉得心頭是因心疼還是痛楚而揪起。
  青年凝視著美知子所露出的苦澀表情,雖想開口安慰卻又找不到適當的詞彙──「要是友紀當初沒有遇見那個人就好」,還記得說出這句話時瞪向自己的美知子的表情,比起憤怒還更像失望。
  「都已經過了二十年,友紀這傢伙……還真堅持啊。」最後吐出的話淪為不著邊際的閒談。
  「對友紀來說,是『才過二十年』吧?」聳肩,美知子淡淡地笑出聲來。
  明明最害怕碰觸這段回憶的人是他自己,卻又選擇每年在這個時候回老家探望那個人,即使過了這麼長的一段歲月,在飛鳥友紀心中,他仍然是個親手扼殺『另一個自己』存在的殺人兇手──另一個,Yuki。
  努力不讓含在眼眶的淚水流下,美知子在拒絕青年晚餐的邀約後便不再開口,埋首繼續處理手頭上該做的事。
  青年無奈地拎起公事包朝電梯走去,時不時回頭望向明顯心情低落的美知子,很輕地嘆了一口長氣。

  他們都忘不了那個四月。
  當名為飛鳥友紀的少年邂逅另一個自己──鵜澤雪的春季,所有的故事從這裡開始、也從這裡結束。

彼得潘症候群
──act.1 相遇──

四六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円豪] 從浴室走出來他接過你傳來的吹風機啊?了一聲--噢,對,你昨天似乎也忘記吹頭髮。

[円豪] 上一秒你嘗試學習國際禮儀和你最親愛的摯友接吻。

[豪円] 下一秒他試著回應你在乾澀的口腔裡伸進濡濕齒縫的舌尖。

[豪円] 擅於受傷的他和擅於包紮的你。當円堂守走出保健室時同學乙在繃帶上若有似無地看見用簽字筆寫上的豪炎寺。

[円豪] 你發現被親吻耳背時他會嚇得不敢動彈。於是今天你在四下無人的更衣室也這麼做了、類如惡趣。

[円豪] 一個意外讓你不經意的喝錯了瓶子。轉身想說聲抱歉卻發現他的耳根發燙得漲紅。

[豪円] 在靡靡水聲之間你若有似無地聽見他低聲地喃了一句,円堂在高潮的時候喜歡攬人脖子呢。

四六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於是你隨手摘了六月的露投向大海說要去旅行
輕輕親吻過七月的盛夏讓腳下潺潺溪流過去

你說
「當我凝視著路上的風景呼嘯而過,火車上。」
我問
「那麼你看見了什麼呢?」
你答:

看見了不以相思為名的季夏腳步,緩緩、淺淺。

-

 投擲九月的雨水。
蜻蜓低飛你說那是大雨驟降的象徵
三秒後水痕劃過你帶有傷疤的側臉

可是我說
「這樣也很好。」
喜歡你率性而為的驕縱

我在窪裡看見一個自己
和一個
你。

-

指著潮濕土壤上映照的微弱光線
你笑著說那是集天上星宿最美的光芒而誕生的
在夕陽西下的漆黑夜裡
發出沙沙聲響的蓊鬱森林有你和我的氣息存在

螢光閃閃。

好美,你說
嗯。
我在踩過一片星晨中笑著答你。

-

非常喜歡寫這種抽象的東西。(說是現代詩好像也不大像...)
寫風景是非常非常快樂的一件事。


四六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從好久好久以前就想寫的題材,關於兩名擁有同一個名字的少年因緣際會相遇而發生的故事。(雖然雙子設定也萌可是...)

、」
「明明也是、」
「可是卻又如此不同。」

四六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第三十一章★


  此時位於向源鎮上的速食店正因一群開著讀書會的少年而發出嘩然巨響。

  「什麼啊!喂?」不敢置信的橘陽大瞪大眼臉。
  「耍人嗎藤原柳!」火大的上石總介只能用拍桌以示自己不滿的情緒。
  「……可不可以扁你。」用的是肯定句的相良壬希已經摩拳擦掌。
  「什麼……原來大家都不知道?」最為詫異的古屋上月起先呆愣地眨了眨眼,而後接受其餘三人的視線後尷尬地扭過頭搔了搔後腦勺。
  「知道的話才奇怪吧!」三人異口同聲。
  而無辜的上月縮回座位上連抬頭都不敢。
  當事人藤原柳則是塞了滿嘴薯條口中發出嗚咽的怪異聲音半個音節都說不好,忍無可忍的相良壬希終於出手將他嘴裡爆出來的薯條硬是塞進咽喉。
  下一秒被強迫灌食的藤原柳發出悽慘的哀嚎。
  「咳、呃呃咳咳咳……會、會死人啊!fuck!相良壬希你這混帳想殺人嗎?喉嚨超痛的……!咳、……」掐著自己劇痛不已的喉嚨,藤原柳瞪向一臉成就的相良壬希。

四六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回家路上的情歌》
*2010.09.01補充:這是2009年4月所寫的東西,是在考基測大難臨頭的時候寫的。...怎麼辦,我還是很喜歡那時候自己寫的東西。比現在的自己敏銳太多了,風景也好溫柔也好,如果可以08、09、10我會努力補完的。(忐忑不安)

  顧名思義。
  我家住鄉村,回家路上總是看見綿延一片如綠海的稻田,春夏交替,偶爾吹東風、偶爾吹南風,有時甚至是北風,風如水漂在水面上漾起漣漪,那時候如茵的稻草就像水波一樣溫柔的擺動,非常、非常美麗。
  溫柔的景象,所以想出了十個溫柔的小故事。
  本來想寫在別的地方,但還是想用這樣的心情去寫看看、挑戰看看自己的能力,是的,我想把這樣溫柔的情緒用在基爾和羅德(包含日爾曼一家)身上(老實說,只要是自己喜歡的角色都好想寫看看)。
  並不只是單純的CP愛,每一篇短文中也並不一定兩人都會出現。

  對於黑塔利亞的生態圈感到些許失望,也許這是我以手無縛雞之力所做的抵抗,嗯…我不會彈鋼琴,雖然有聽過蕭邦。
  你能點進來看這篇文真的感到莫大的榮幸,謝謝你們,我還很不成熟。

  啊…關於這十題,要是有人喜歡也想拿去寫,只要告知一聲就可以了呦(當然你不告知就拿走我是不會像基爾先生一樣追查的),再一次謝謝。

四六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