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人是四六,稱呼隨意。
►部落格放有關生活以及個人創作(包含二創)的文章,基本上都會標註內容。
閱讀前請找找防雷標語,可以接受再閱讀比較好哦。
►BLOG主很孤僻害羞,每天都躲在深山數星星,還請大家多跟獨居老人說說話。

目前日期文章:201008 (19)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突發事件敬謝不敏》
*配對豪円,年齡操作有(各+10),半架空且我流職業設定有,請慎入。
*兩人為戀人前提進行下去的故事。
*都說是半架空了個性扭曲什麼的就不要太在意了嗚嗚(胃痛)

四六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因為怕有人不知道所以人設再貼一次\^q^

[虎 | 雄性]
青樁(198cm 88kg age:29)
老虎是沒有血型的,但認真的算應該是溫馴的A型。
咖啡色髮 琉璃色眼(偏藍色) | 瀏海往左分蓋住左眼,髮長及腰平常會綁成一條辮子。

生氣的時候耳朵會拉直,平常的時候是往下垂的,因為這樣很像貓常常被妹妹笑是娘砲。
最特別的地方是只吃菜不吃肉,真的蛋白質缺乏時會去找鳥蛋來吃。
其實很怕血。長得很大隻但是超怕女孩子(雌虎)哭以及野豬。
雖然平常是廢柴樣但是該認真的時候還是很強悍,被深山裡的居民視為「沉睡的BOSS」,非必要的時候技能不點開。
會讓他生氣的地雷只有一個,就是不准動到妹妹紅鳶。
打死都不承認自己是個妹控但其實超級呵護妹妹。

平常的休閒是散步和睡午覺,因為沒有必要狩獵所以不需要戰鬥。
(※不戰鬥的理由和妹妹有關,以前其實青樁還是吃葷的哦。)
左腿內側有個很深的傷疤,和過去發生過的事情有關,平常都會藏起來刻意不讓妹妹看到。

雖然說老虎穿短褲比較萌但是青樁打死堅持要穿長褲。
上衣是無袖背心。
條紋皆虎紋。


[虎 | 雌性]
紅鳶(158cm 45kg age:19)
嚴格來說是非常龜毛的O型。
咖啡色髮 靛色眼(青紫色) | 前端頭髮(含鬢角)及下巴,後面的頭髮長到腰,睡亂時會翹翹的。

平常相當懶散,不是吃東西就是睡覺。
因為哥哥吃素所以妹妹也跟著吃素,但是餓到受不了時紅鳶還是會狩獵來果腹。
最害怕的東西是雞母蟲所以從來不敢挖土(挖一次就嚇死了)。
雖然平常很喜歡揶揄哥哥但其實對兄長很敬愛。
喜歡待的地方是花園和溪邊,和所有貓科動物相反的是紅鳶非常喜歡洗澡,平均兩天固定洗一次。
個性是希望盡量低調就低調、不喜歡和人起爭執但也不會排斥和他族交流。
其實蠻討厭和母老虎相處因為覺得她們實在超級八卦又花癡。

特技是爬樹,雖然每次摔下來的時候都是苦到哥哥(因為要當軟墊)。
基本上也算是個兄控但是只有在天氣冷/熱或肚子餓的時候才會特別撒嬌。
平時很獨立,反而是青樁比較容易找紅鳶訴苦。(比如說今天的山菜好苦)

其實很不會狩獵所以老是只能抓到野兔,但是抓到又捨不得吃只好改吃山鼠了。
小時候曾經差點被自己的父親吞下肚子當早餐,後來是青樁保護了她才得以活下來。

平常的穿著是比基尼,但是下半身被哥哥強制要換成短褲。
尾巴通常表示心情,垂著是普普、搖晃是興奮、伸直是生氣/警戒。
老是笑青樁像貓其實紅鳶也常被哥哥笑是狗。


四六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課後補習一直到夕陽餘暉灑進教室裡才終止。
  你咚地一聲攤在桌面上彷彿奄奄一息,數學什麼的方程式什麼的說實在你完全不行,光是碰到數字就頭昏要怎麼繼續算下去?為什麼函數不能和足球一樣只要直線思考下去就有答案?抱持著氣餒的心情趴在桌子上,看著窗外貼近地平線上的夕陽逐漸往下掉。
  由橙轉紅、最後化作淡淡的紫。
  ──啪唰。突然一聲,當你還囁嚅著「好美」這樣詩情畫意的詞彙時有誰刷開教室的前門,於是你抬起頭望。

  「豪炎寺?」稍嫌詫異地這麼喊出聲。你下意識的。
  「……補習剛結束?」
  微喘及肌膚滲出的薄汗看得出來才經過一番練習,起初還興奮得想問「剛剛在練習踢球嗎?」的話語一下子聽見補習二字又被塞進咽喉之後,你喪氣的低下頭很淡、很淡地點頭。
  查覺到你明顯的異常之處,他湊近點看你,赫然發覺數學習作簿上的畫面是一片空白,指著其中還不算難的一題他彷彿試探般的問:「這題會嗎?」
  你垂眼瞄了題目幾眼後搖頭,「會的話現在就不會在這裡了……啊啊、好想練習!好想踢球!」然後抱頭懊惱著。
  他只是抿起唇,像在忖度著什麼般一語不發;漫長的沉默令你不解地偏過頭來看向他:「……豪炎寺?」

  回過神後他跟你借了被你壓在手肘下的作業簿在上頭寫寫算算了幾秒鐘。
  「這樣會算嗎?」
  「咦?……啊!好像會!這裡各乘以四再解方程式……哇啊啊啊啊啊啊我會了耶!好神奇!」
  欣喜若狂的你抓著終於算出答案的作業簿叫得彷彿比賽裡反超比分般雀躍。
  他側過頭莞爾一笑。

  「寫完了,我們就去踢球吧?」
  「OK!」
  然後你們都笑了。

-

(小插曲?)

  看著他指節分明的手指握著一支橘色的筆你像是突然想起什麼地啊了一聲。
  「円堂,怎麼了?」
  「豪炎寺你很喜歡橘色嗎?」
  「……嗯,算是吧。」伸手搔了搔臉,不知怎地感到有些害躁。
  「難怪你老是盯著我看啊……因為門將的制服也是橘色嘛!」彷彿恍然大悟般你點頭如搗蒜。
  露出備感意外的臉,他挑起眉雖躊躇了半晌還是開口。

  「……不是因為這樣才盯著你看的。」
  「嗯?」
  「沒什麼,這題快寫吧……全部乘以六試試看。」
  「哦、哦?好!」

  那是為什麼才盯著我看啊?你本想認真的思考這個問題下一秒又被題本上的數字腦袋給弄得一塌糊塗。


(豪炎寺在我心中是個少話但每次一開口都會語出驚人的悶騷鬼。好萌。)

(夭壽哦哦哦哦哦哦哦豪円豪真的很萌很萌很萌萌到破表。不用靠同人來補我就萌到快腦充血了怎麼回事啊官方……!)
(雖然一開始蠻排斥自己寫的少女豪円不過後來也就習慣了…少女也沒什麼關係嘛。有愛就好。就算很少女還是想寫呵呵呵呵呵呵呵呵(你這是自暴自棄吧喂?))
(要全心全意的少女了← 燃燒吧!我的少女心!!)

四六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誰掠奪誰的呼吸,你或我或是,我們。

四六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又能化作多少風輕雲淡。

四六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總悟與貓。》
79999HIT for 閑,Thanks!!!
*這標題總覺得很宮崎駿作品怎麼回事...www


四六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第三十章★

  聖誕節。
  上學路上已經可以發覺到佳節將近的氣氛,店家內掛起吊飾及特價訊息,堅持步行上學的藤原柳環視四周沾染上聖誕節的氣息,不禁失笑。
  嘴裡嚼著口香糖,吹出泡泡後再自行弄破,重複幾次後像是感到無趣了,皺著眉把嚼過的口香糖放回包裝紙;從巷裡轉角就看見藤原柳的上石總介明白這個季節是好友最鬱鬱寡歡的時候、再加上這陣子相良的事,怕藤原柳的心情正是低潮的最高點,上石總介備感無奈的聳了聳肩後跟上他的步伐。

  「阿柳早安啊。」
  聽見上石的聲音藤原柳立即回過頭去,笑逐顏開,「Yo,good morning。」
  「怎麼,一早心情就這麼糟?」
  「……哪可能好的起來。」翻了個白眼,就知道上石會問這個問題的藤原柳感到不悅的偏過頭,口吻惡劣。
  「都辦了十八年了,還不能習慣啊?」
  上石蹙起眉,聖誕節對於藤原柳而言除了節慶及誕生日外,還有漫無止盡的商業party(*1即以派對之名、行公事之實的party),也難怪他會這麼討厭。
  「這最好是可以習慣!」忍不住伸手送了摯友一個愛的鐵拳,正中後腦勺痛得上石總介呼出聲來,「真的很煩!我最討厭什麼交際禮儀、最討厭穿正統西裝、最討厭和人跳華爾滋!跳的時候還會故意把身體掛在你身上是煩不煩?」
  彷彿受不了的吐出一長串抱怨,「喝什麼酒要我挑、吃什麼菜、用哪一家餐廳的廚師也要我選!但賓客名單我永遠是宴會前一天才知道有哪些人要來……還不准我帶同學!除了你!我超想和同學一起過生日、MAX想!」這些聽來內容不甚正常實際上卻像小孩子鬧脾氣似的咆哮。
  「……那我們可以前一天找大家一起過?」體諒了藤原柳的任性,上石總介知道好友已經是退讓得不能再退,縱使有所抱怨還是會把那些不合理的要求全部做到完美。
  「才不要,這樣就沒意義了。」對於美國人而言才沒有那種前一天慶祝生日的事。
  「那你到底想怎樣嘛?」
  「我決定今年邀請同學來。」藤原柳信誓旦旦的說。
  「這樣啊……嗯?咦!別開玩笑了!邀請同學去?」連忙瞪大雙眼以不可思議的語氣說話的上石總介是真的被嚇了一跳。

四六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裡面是plurk閃11小圈圈所發的文,錯字跟什麼bug請無視XP(懶得修了對不起)
配對豪炎寺跟円堂居多XD
其次是晴矢風介和染岡吹雪。

以上,希望你看得開心OuO//

四六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我一定是瘋了才會這麼喜歡你。」
「哇靠那我不就早該住院觀察了?」
「你……!」

四六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那些習以為常的日常茶飯。
 *試寫
*裡面其實都是閃11的coser啦呃呃呃呃這角色個性我還不會掌握啊對不起!!!!!!!(痛哭流涕)

四六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你與他總在屠殺時相會。
  他的你的誰的──鮮血,藉由小刀替代指尖你劃過他結實的手臂;他揮向你的那一拳彷彿替代親吻。
  你總在彼此刀戎相見時將意識拋在腦後。
  好像這樣就能忘記現實,你笑了起來,正是,拋棄現實──每當你與他開始屠宰著彼此的呼吸,從那一刻起,你就不再覺得自己是一個「人類」。
  總是這樣。

  用愛取代恨。
  笑啊笑啊笑啊笑啊笑啊笑啊笑啊笑啊笑啊笑啊笑啊笑啊笑啊笑啊笑啊笑啊笑啊笑啊笑啊笑啊笑啊笑啊笑啊笑啊笑啊笑啊笑啊笑啊笑啊笑啊笑啊笑啊笑啊笑啊笑啊笑啊笑啊笑啊笑啊笑啊笑啊笑啊笑啊笑啊笑啊笑啊笑啊笑啊笑啊笑啊笑啊笑啊笑啊笑啊笑啊笑啊笑啊笑啊笑啊笑啊笑啊笑啊笑啊笑啊笑啊笑啊笑啊笑啊笑啊笑啊笑啊笑啊笑啊笑啊笑啊笑啊笑啊笑啊笑啊笑啊笑啊笑啊笑啊笑啊笑啊笑啊笑啊笑啊笑啊笑啊笑啊笑啊笑啊笑啊笑啊笑啊笑啊笑啊笑啊笑啊然後把所有悲傷拋至腦後。
  一直 一直
  你
  吞下殺意。

  活下去。

  最終你總是發現能輕易打破現況的人總是他。
  輕而易舉就將你辛辛苦苦建立的武裝通通瓦解。
  用最表層的話語刺傷你最深處的心臟──「最討厭你」,他總是如此如此的說著。
  而你也總是如此如此的回著。

  「殺了你。」
  哎呀?小靜怎麼不趕快去死呢?怎麼還在浪費這世界上的氧氣啊──可以不要再吐出二氧化碳殘害樹木了嗎?

  最後你發現。
  那個手無縛雞之力的人,是他(自己)。




總覺得好久沒有寫同人了所以稍微動筆了一下…寫起來的臨也有點噁噁的啊喂(賞自己一巴掌)
果然我我我不會寫靜臨啊OTZ...不對不只是靜臨連平ㄏ島兄弟跟臨正也!!!(ry)
我到底想沒用到什麼程度才滿意啊XD(噴腦漿)

總之這篇我想要表達的是臨也發現自己每次和靜雄接觸時在現實之中的保護色就會褪色,這樣的意思。
其實臨也某方面來說挺依賴靜雄的。
不過這應該不能算是愛情...我想。

如果野獸之間會有愛的話,那大概也不能稱之為是野獸了嘛(笑)

 

四六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第二十九章★


  古屋上月的視覺神經像被轟炸過似的,方才藤原柳和相良壬希的殘影還留在視網膜上。
  當下的心情才用什麼詞彙來形容才好?低落、難過、忌妒、生氣──每一種都是,也每一種都不是,混亂不已的上月腦袋已經一片空白,什麼都無法思考的他只能呆愣的怔在原地。
  上石總介抱著不安的心情湊近上月,當看見上月那迷惘的眼神他頓時心亂如麻,不好的預感浮上心頭,可他拼命的往下擠壓。
  如果這壞預感成真那麼往後的事可真有得受了。
  「上月?你怎麼會在這?」
  「……上石學長。」古屋上月抬起頭正對上石面露擔心的臉,困惑的表情彰顯。
  「你還好嗎?發生什麼事了?」嚥下口水,上石總介拼命的要自己不要自亂陣腳──也許古屋上月只是碰巧來的、也許他會露出現在這種表情是因為身體不舒服……之類的。
  「我沒什麼事啦,只是覺得很可惜……送不了這個,慰問品。」拎高手上的提袋,裡頭沒意外是放著盒裝的和菓子,像是發現上石的目光,上月連忙收下明顯的動搖神情。
  「你是來探班的?」笑了起來,上石問聲能拿來吃嗎?上月很快的抽出一盒抹茶味的和菓子送到上石手上。

四六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題目From創革[湊湊湊★變什麼]
性別★閃亮亮男女
大籤(?)★老虎
髮色★咖啡色
相關物★氣球、黑夜

因為是創革又是洋洋開的坑所以義不容辭的跳了!(特地開給我跳真的是又感心又噴肝…(?))
想說反正都跳了就認認真真的寫吧!馬虎可不是我的風格★(靠北)
剛好又是男女所以就設定成可愛的雙子了,那麼詳細下收,以後兩隻的故事大概會不定期的出現吧?(笑)

標題看得懂的我輸你啦XDDDDDDDDDDDDDD(國文老師都要哭哭囉桃丼柴!!)

四六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第二十八章★


  時序走入嚴寒的冬,縱使九州處在緯度較低的地區,但和赤道附近還是沒辦法比,超過零度的低溫是習以為常的溫度。
  要是不戴圍巾和手套肯定會凍得受不了,藤原柳將整隻手都包在手套及羽絨外套內,桌面上的試題和筆他連瞅一眼都覺得麻煩;看不下去的上石總介將好友的手硬生生從外套裡拉出來,這舉止引來對方的哀嚎及老師的緊盯。
  最近實在是發生太多事,導致他忘記還有模擬考這回事。
  藤原柳像條死魚般攤在桌面上,包著手套的手指不靈巧的拎起2B鉛筆心不甘情不願地在畫卡上塗圈。
  眼神失焦的盯著英文考卷,他撐起下巴有些不高興的翹起嘴巴。自從相良壬希和自己表白心意後已經躲他躲一個禮拜,在學校也好、去他家找他也罷,不是避不見面就是用要讀書準備大學考這冠冕堂皇的理由來唬弄自己。
  實在是完全搞不懂相良到底在想什麼。想到這裡,藤原柳皺起眉頭,根據他所認識的相良壬希,既然都和自己告白了,那也絕對已經做好某方面的覺悟,為何事到如今看見自己卻避之唯恐不及?
  這麼一來他要拒絕相良的話語更是卡在喉頭,有口難言。

四六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 這是一篇加密文章,請輸入密碼
  • 密碼提示:本子裡後記有寫哦科顆顆(?
  • 請輸入密碼:


第二十七章★


  「呃啊啊痛痛痛痛────」
  身旁突然傳來一聲慘叫,埔月鈴子抬起頭來詫異的盯著自家兒子,被餐刀劃破的指尖淌著血,但肌膚的主人卻絲毫不在意。
  「上月?怎麼了?」略顯擔心的她開口問,這才發現古屋上月的身子正緩慢的挪往後頭,她順著他的視線看去,兩個不算陌生的身影坐在隔壁桌。
  雖然另一個人不太認識、但坐在紅髮少年對面的人就是藤原柳。
  好半晌三個人都說不出話,一直要到藤原柳出聲才打破沉默:「上月,這麼巧……你也在這啊?」
  「咦、呃……還真巧,我陪母親來這裡聚餐。」感到尷尬不已的上月伸手搔著頭,怎麼辦?被發現了?雖然並不是有意要偷聽的……原來相良學長喜歡藤原柳嗎?
  腦袋混亂的上月根本不曉得自己該先緊張哪件事好。
  一直沒有開口說話的相良壬希表情由原先的震驚逐漸轉為嚴肅,上月忐忑的盯著兩個人瞧,總覺得相良學長在生氣?是不是誤會了什麼?

四六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你與他沉默相視三秒。

「忘掉!給我忘掉!馬上忘掉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誰會想記得啊啊啊啊啊啊啊!」
然後兩個大男人躺在車屋裡大叫。
「誰叫你要搶我頭套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誰叫你要掙扎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要是你敢說出因為你這卑鄙小人搶走我的頭套不打緊還偷親我就死定了!」
「……你說誰偷親明明是你壓上來吧-----------!」大吼。

(^///q///^好喜歡星招(幹),荒川真萌~~www)

-

「說真的…飛鳥你沒有想過要當女孩子嗎?」吃著便當一臉正色的橘充太說。
「……也不是沒有。」搔了搔頭的正宗飛鳥嘆口氣。
「如果你是女孩子肯定超對我的胃啊--娶回家當老婆之類的。」有些感慨的橘充太咬下那口馬鈴薯泥。
「這樣啊。」蠻不在乎的正宗飛鳥遞了張面紙給他擦嘴巴旁的蒜泥。

(--充太飛鳥好萌啊啊啊啊啊啊啊為什麼沒有人寫沒有人萌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是說我認真覺得這樣的對話即使出現在漫畫也不奇怪啊啊啊橘跟飛鳥!!!!!)

-

「咦?真木你今天要留在學校嗎?」穿上外套正拎起書包要走出教室的九条清澄疑惑地看向還坐在位置上的好友。
「嗯,你先走吧。」
「…是要忙社團的事情嗎?」感到不解的清澄皺起眉。
「社團?沒有這種東西,我只是不太想這麼早回家。」垂下眼簾的鷺野真木打了個懶散的哈欠。
「是家裡發生了什麼事嗎?…啊、對不起問了這麼尷尬的問題…真木你不回答也可以。」驚覺自己失態的九条清澄低下頭。
「也不是不能回答…不過,你靠近一點我才能說。」伸出食指勾了勾手,示意好友挪動腳步靠近自己。
信以為真的九条清澄湊近,偏過頭並蹲低身子、這是他倆講悄悄話時的習慣。

「--因為回家沒有你在很無聊。」鷺野真木輕聲的說。
而後露出一個稍嫌惡意的笑容。
九条清澄退開身子,回應對方的笑容,手不自覺摸上方才鷺野真木對著自己說話的左耳。

癢癢的。

(幹這兩隻拜託快去結婚^///q///^!!!!!!!!!!!!!!!!!!!!!!!(崩潰))

-

「樁。」
「嗯?」
「最近很少聽你喊我哥哥呢。」良乃露出一臉有些受傷的表情。
樁瞄了一眼坐在餐桌旁的母親及繼夫,有些尷尬地笑出聲。
「…有嗎?『哥哥』。」
「乖孩子。」笑了起來,良乃動手又扒了一口飯。

樁也隨之低頭吃飯,趁著媛子也好誰也不在意時偷偷斜了良乃一眼。

(可惡。
良乃哥,小心我今天又躲衣櫥去偷襲你。)

像是聽見你的內心話似地,良乃挑釁似的回望你一眼,夾了一塊肉給你。

(良樁萌死啦^///q///^!!!!!!!!!!!!!!!!!!!!!!!!!!!!!!!!!!!!!!!!!!!!)



今天是少女漫畫特輯嗎XD!!!!!!!!!!!!!!!!!!!!(驚覺)
是說不管星招也好橘飛鳥也好真清也好良樁也好都讓我萌到翻啊^///q///^!!!!明明很萌卻沒人寫所以只好自己來了!!!!!(哭)


四六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閱讀前請先看看這裡,感謝您(///艸///)
*此為RAVEN桑所繪製的臨正圖所衍生出來的臨正文,原圖請走這裡→ 點我。
*感謝RAVEN桑,對不起我有夠班門弄斧的(///艸///)(羞恥得想挖洞)
*哇呃猜得出來在寫那一張嗎!!!!!( 艸)



  ──「這就是你要的結果。」你說。
  從前頭那個狠狠、緊緊抱住你的男人的表情,你沒有看見。

四六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第二十六章★

  清晨的光線自外頭曬進窗內,古屋上月不情願的在床上翻了幾圈,床頭櫃的時鐘不停發出嚇人的巨響,一直要等到耳膜都覺得痛起來了他才按掉。
  從床上坐起身,上月哀怨的嘆了一口氣。
  ……昨天山田小姐說的話不明不白,結果自己竟在意到一整晚沒辦法睡。
  『您怎麼能如此篤定,藤原少爺將您視為『單純的朋友』呢?』這句話到底是什麼意思?倘若不是當成一般的朋友看待那又是什麼?──上月很快就連想到資格賽前夕的那個吻,究竟該解釋為偷襲或是外國人睡前的習慣?
  雖然很納悶卻遲遲不敢問出口,連自己都不曉得原因,就像是在害怕聽到答案一樣。
  左思右想還是沒有結論,上月挪動腳步朝浴室的方向去,自家妹妹正巧從浴室那頭走過來,穿得花枝招展。

四六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