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人是四六,稱呼隨意。
►部落格放有關生活以及個人創作(包含二創)的文章,基本上都會標註內容。
閱讀前請找找防雷標語,可以接受再閱讀比較好哦。
►BLOG主很孤僻害羞,每天都躲在深山數星星,還請大家多跟獨居老人說說話。

目前日期文章:201005 (15)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依然是狐狸x山貓的獸化設定!
上一篇的詳細請看(二)!(一)是單純的原作設定而已哦。
那麼,接續二的故事,山貓和狐狸的故事開始囉w

(可以接受者再點繼續閱讀,感謝您。)

四六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你知道嗎?
  當思念乘上思念,計算出來的結果會是寂寞哦。
  你知道嗎?
  不是因為幸福才會笑,而是笑了才會感到幸福。
  你知道嗎?
  無論如何都想要見你一面的心情,是獨一無二的唷。
  你知道嗎?
  這麼執著於一個人可是很容易受傷的。

  你不知道嗎?

  我喜歡你這麼這麼久了呢。

 

(其實我有暗戀的人哦:$(看某人)(幹))

四六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這是一篇加密文章,需輸入密碼才可閱讀
  • 密碼提示:筆記型電腦的英文縮寫。
  • 請輸入密碼:


  「啊──啊!吵死了!知道啦!」
  沃德煩躁不堪的將電話掛上,接完電話後便氣沖沖的大字型躺在沙發上,嘴邊不時碎念。 
  泰克斯特正好由廚房拿了兩杯檸檬紅茶出去,訥悶的看向方才對著話筒咆嘯的少年,將杯子放在桌上,坐在沃德旁邊。
  「……沃德?發生了什麼事嗎?」
  沃德將埋在沙發裡的頭抬起來,光用看的就知道頂著這張好看的臉的人現在非常不高興。
 
  「那個什麼沒膽柴的好煩啊──又打電話來抱怨我效率不好。」沃德坐起來,拿起桌面上的檸檬紅茶小口的啜著。
  「沃德哪裡做不好了嗎?」摸了摸被睡亂的蓬鬆金髮,泰克斯特溫煦的問。
  「本大爺哪可能哪裡做不好?當然是那位Master太過分了。」不滿的噘起嘴。
  沃德只有這種時候才會看起來像個小孩子。
  「……嘛,沃德也要好好和Master談談會比較好吧,不然她不高興你也不開心,這樣沒有比較好吧?」
  聞言,沃德偏過頭來看向泰克斯特,彷彿是想極力的反駁些什麼,隨後又將咄咄逼人的話語塞回咽喉之後,嘆了一口氣,將檸檬茶放回桌上。

  「我也想和Master好好相處啊……!」
  最後說出口的是細若蚊聲的真心話。
  泰克斯特露出有些詫異的表情,推了推鼻梁上的無框眼鏡,笑了起來。
  「那我明天陪你去找Master談談吧?」
  沃德用那雙清澈的藍色眼睛不太相信的盯著他看:「……你什麼時後變那麼好心了?」
  「喂、喂……別把所有人都和溫斗司歸為同類好嗎?」泰克斯特有些不認同的揉揉他的頭,「何況,文書組就只有我們倆人,我不對你好的話,還對誰好啊?」
  之後,泰克斯特看見那雙澄澈得不可思議的藍色眼瞳睜得大大的,稍嫌死白的肌膚上染了一層嫣紅。

  「就、就算你這麼說……我還是很討厭你啦!」
  「是、是……」
  泰克斯特將笑意留在嘴邊。

  就是這點不坦率很可愛啊。 


 


 

泰克斯特,你這死戀童癖。←←←←

文書組是我的本命啊其實哈啊哈啊哈啊哈啊(ry)
金髮少年又是傲嬌配上文書氣質的溫柔鄰家大葛格,這什麼究極的YAOI設定啊wwwww

四六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四)溫潤之春:像是「我需要你」這種話,不用說的就能傳達到嗎?
 
  美得絢麗的三月。
  清晨起床時樹梢上的櫻花開了好幾簇,睡意因花香而被薰醒,平和島幽眨動著惺忪睡眼,盯著白色的天花板上汙漬動也不動。
  ……還不想起床。
  賴在床上的他環顧四周,乳白色的窗簾遮住了大半的陽光,零星幾絲光線透過窗沿溜了進來,空氣中瀰漫著若有似無的櫻花香氣,他在床上翻了幾圈,眷戀的嗅聞著四散的花香。
  眼見時光一分一秒流失,早已經起床吃完早飯的平和島靜雄不耐的走向弟弟房間,站在門外用力的敲啊敲。

  「幽……起床了,會遲到的,喂!」
  注意力一下子被放到敲響的門板。
  平和島幽蹙起眉頭,訥悶的看向門的方向,轉過頭來看時鐘,七點五十分。
  「……哥,今天不是週休日嗎?」

  透過門板,他似乎能夠看見尷尬的平和島靜雄把敲門的手停在半空中,最後露出惱羞成怒的表情走下樓。
  有時候他覺得這樣的兄長,著實笨拙到稍嫌可愛的地步。

四六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第十一章★

  對他來說,那是很久之前發生的事情了。
  每個人一定都會有一些不想讓人知道的秘密,小到自己雖然想減肥卻不經意的多吃了三塊蛋糕、大到身世之謎;對於古屋上月而言,這一生中最無法開誠佈公的,就是三年前發生的事情。 
  那個讓人深感畏懼的夏天──

四六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all -6.jpg


因軟體擬人涉及到著作權的問題,所以請不要推廣它XD"
只是作者群自己寫/畫爽的XDw

如果有想要二次創作的親們可以留言告知,只要留下blog或連絡方式就好w


人設:流動(http://lioudonq.pixnet.net/blog)
   桃丼柴(http://mitso.pixnet.net/blog)
繪畫:白夜(http://blog.yam.com/user/nydia8202.html)


四六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這是一篇加密文章,需輸入密碼才可閱讀
  • 密碼提示:筆記型電腦的英文縮寫。
  • 請輸入密碼:


當溫潤進入你的咽喉,親吻就成為了凶器。

那麼,你拿什麼聲音來說:







四六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防爆。
入內是獸化架空設定,如標題,臨也是狐狸、正臣是山貓。
不喜歡架空擬人者請按右上角的叉叉離開此頁或是不要點開繼續閱讀!(笑)
真的很感謝您的配合。

因為收到了一些怨念的聲音……說上一篇被標題騙進來了(?)
剛好我也想要寫這樣可愛的東西。(哪裡可愛了)
如果不會排斥的話真的是太好了,能夠喜歡的話我真的會很開心的!

四六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喂──小靜,起床!」
  你用笨拙的雙手硬是將倒頭大睡的他拖下床,承受不了那一米九的高度加重量,你的身體連同他的一起滾到床邊。
  他睜著睡眼惺忪的雙眼,不耐煩的問:「幹嘛?」,而你輕輕的笑出聲,用那稍嫌開朗的聲線說:

  「吃早餐囉!」

  他用不可思議的表情失禮的回答了你。
  實在是按耐不住火大的情緒,你伸腿踢了他好幾下,正中小腿肚。
  你們近在咫尺的距離方便你窺探他露出困擾的神情,因而大笑。

  坐上餐桌時他用遲疑來回答你的熱烈。
  「……你做的?」不敢置信的拿起桌面的刀叉,他彷彿試探能不能下肚的戳了戳培根蛋。
  你沒用言語回答他,伸手給了一顆爆栗。
  「吃吃看?」你說,不知怎地有些緊張,下意識的搓了搓手。

  他盯著眼前的培根蛋對視良久,一直到發出你催促的聲音,他才勉強的放入口中咀嚼。
  你用隱藏起來忐忑的眼神看他,吞了口口水。

  「如何?」
  「呸!……有夠難吃。」

  語畢,卻將另一塊培根蛋叉了起來。
  於是你不能自己的笑出聲音:「……哈哈哈哈!」

  熬夜看食譜不是沒道理啊。你想。


 


 

 
(今天我做的培根蛋超好吃耶wwww)
(就說了一個叫純情島靜雄一個叫娘原臨也嘛……w)←←

四六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他睜著迷濛大眼與桌面上的數學考卷面面相覷。
  ……到底,為什麼……要寫這個?他滿肚子疑惑和憤怒,來人只是輕輕鬆鬆的丟了一整疊考卷給自己,然後揚言:「如果今天沒寫完就要接受處罰哦。」便掉頭就走。
  什麼跟什麼?他完全無法接受這樣的說詞,即使如此,他仍舊乖乖的坐下來從早上九點到晚上十點和那二十幾張的數學考卷對戰。

  ……真的很想睡。
  他打了一個不甚好看的哈欠,疲倦在臉上彰顯,痠麻感由脊椎蔓延至全身。
  偷偷睡一下……沒關係吧?

  當他正想大剌剌的趴在桌面上時,一個聲音立刻打停了他的動作。
  「咦?要偷懶嗎?──不、行、呢,紀田正臣同學。」
  「……臨也先生。」他一臉煩躁的望著你。
  你露出歡愉的笑臉走近他,手上還拎著剛從池袋買回來的坑錢露西亞壽司。

  「寫完了?」
  他輕而緩慢的搖頭。
  「想睡了?」
  他遲疑了好久好久,最後還是順從自己的意識,點了頭。
  「……這樣啊。」

  你伸手將他的身子扳了過來,一如往常,他的表情寫著不解。
  你輕輕的笑出聲音,然後

  重重的吻上他的唇。


  「……醒了嗎?」
  你很清楚自己的神情是不懷好意,他錯愕的瞪大眼睛和你相視了好幾秒鐘,一直到不自然紅暈佈滿臉龐他才轉過頭。
  「醒了、醒了……感謝你,我徹底的醒了。」

 


 

(今天在寫數學考卷的時候睡著了……醒來之後就發現要收考卷了,那漂亮的十分啊!)

(雖然說是一但是一樣不確定有二,標題本來想打哥哥和弟弟但是發現不太行……狐狸和山貓還比較貼切一點。)

四六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無頭騎士異聞錄].[HKG][Durarara][16][BIG5][RV10].rmvb_000274691.jpg


本來一直都處在忙碌的狀況中,所以也沒有想過要再發感想文(其實重點是之前幾集都懶得吐槽啦←)
但是看到這一集……我只想說: 

喂。
製作組。
這邪惡的心思也太明顯了吧。

為什麼一畫到腦麻夫妻的鏡頭小靜就從來沒崩過啊?
誰可以來跟我解釋一下??

到底是多想推廣靜臨靜啊你們??????(完全誤解了什麼)

四六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你知道嗎?」他一臉正經的看著你。
  「……嗯?」雖然已經知道從他口中不會說出什麼好話,可你仍然敷衍的應了一聲。

  「逼一個沒食慾的人吃飯就跟逼一個性冷感的男人上床是一樣的痛苦!」

  強詞奪理。
  你冷哼,將手中被煎得焦黑的蛋包飯遞了出去,用眼神說:『給我吃了它。』
  「所以說……這-是-什-麼-啊?小靜,你想殺人嗎?」他對你眼前那盤蛋包飯避之唯恐不及,你終於開始覺得不耐煩了。
  「那你是想下一秒就被我揍死還是吃了這個再死?」難得地你用語言取代了暴力。這點連自己都深感訝異。
  「……沒有別的選項?」他露出百般不願意的神情又朝你退了好幾步。
  你輕輕的搖了搖頭,起身將蛋包飯拿著往他前進。
  ……光聞味道就知道是核子武器了,到底是怎麼做的啊?他不解的想著,抬頭盯著對方不容置喙的神情,似乎想到什麼,他站定腳步。

  「那--你餵我吃。」他充滿惡意的笑了起來。彷彿說著:你絕對不可能這麼做。
  清楚的看出了對方的意圖,你冷冷的哼笑一聲:「你以為我不敢?……來,嘴巴張開。」

  最後你從他驚恐的眼神裡得到了優越感。半推半就的讓對方吃下那一口。

END?

  「……」果然是核子武器。
  這是折原臨也蹲在馬桶上半天的感想。
 

 



 

(角色沒有崩不崩因為他本來就沒有正常過^q^(幹),結果我真的把那盤蛋包飯吃了........老爸你的愛意讓我好痛苦。)
(雖然說是(一)不過有沒有二不知道←)
(對不起我把PLURK上的拿來濫竽充數……啊幹我說了!(逃跑)) 

四六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足以致死的愛情。》
  ──野獸與野獸的 進 行 式──


  你踩著輕輕的腳步向我前來。
  像個疲倦的孩子,最後重重地倒在我的面前,露出滑稽的稍嫌可愛的笨拙表情。
  濺在腳邊的究竟是水還是血呢?就在這樣猜測的同時,你的氣息卻將答案寫了四個字,了然於心,我情不自禁的笑出聲音來。
  接著五官不聽使喚的爆跳且狂亂。

  於是說,
  兩行清淚,為了,誰……

四六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