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人是四六,稱呼隨意。
►部落格放有關生活以及個人創作(包含二創)的文章,基本上都會標註內容。
閱讀前請找找防雷標語,可以接受再閱讀比較好哦。
►BLOG主很孤僻害羞,每天都躲在深山數星星,還請大家多跟獨居老人說說話。

目前日期文章:201003 (29)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在你發狂的前一晚,我們接了吻。


四六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二息歩行
Nisoku Hokou
(意思:(不停地)拼命前進。)
 
作词:DECO*27
作曲:DECO*27
编曲:DECO*27
呗:初音ミク コーラス とぴ・DECO*27 

「これは仆の进化の过程の1ページ目です。」
( korewa boku no shinka no katei no ichi pe^ji mede su .)
「這就是我進化過程中的第一頁。」 


抱きしめたいから 2本足で歩く
daki shimetaikara ni hon ashi de aruku
因為想要擁抱 便用兩隻腳行走 

一人じゃ寂しいから 君と息するよ
hitori ja sabishi ikara kimi to iki suruyo
因為一個人很寂寞 便和你一起呼吸 


「ねえママ、仆好きな人が出来たんだ。」
( nee mama , boku suki na hito ga dekita nda .)
 「吶媽媽,我有了喜歡的人囉。」
 

"おめでとう"
" omedetou "
『恭喜呀。』 

会いたいよ
ai taiyo
好想見你。

ねえ君は今顷谁の乳を吸って生きてるの?
nee kimi wa imagoro dare no chichi wo sutte iki teruno ?
吶,你現在是在吸著誰的乳汁活著的呢? 

言叶はもう覚えたかな?
kotoba wamou oboe takana ?
已經聽得懂別人說什麼了嗎? 

「パパ、ママ、ニーナ…」
( papa , mama , ni^na ...)
「把拔、馬麻,嗯啊……」 

"よく出来ました。今すぐ行くね。"
" yoku dekima shita . ima sugu iku ne . "
 『很棒喔。我們馬上過去喔。』 

あれ?おかしいな…
are ? okashiina ...
咦?好奇怪啊…… 

君を抱きしめるために浮かせた前足が
kimi wo daki shimerutameni uka seta maeashi ga
為了擁抱你而抬起的前腳 

何故か君を伤つけ始めるんだ
nazeka kimi wo kizutsu ke hajime runda
為什麼開始傷害起你了呢 

覚えたての言叶だって 君に突き刺すナイフ   
oboe tateno kotoba datte kimi ni tsuki sasu naifu
剛學會的字句 變成了刺穿你的刀子 

切り裂く人生(ライフ) 
kiri saku raifu
被切開的人生 

「じゃあアタシがナイフ放つ前のその口を
( jaa atashi ga naifu houttsu mae nosono kuchi wo
 この口で塞いであげましょう」
kono kuchi de fusai deagemashou )
「那我就將刀子射出方向的那張嘴,
 
用這張嘴堵起來吧。」 

相対のチュー
aitai no chu^
面對面的一個吻 

キミは今からアタシの息を吸って生きてくの
kimi wa ima kara atashi no iki wo sutte iki tekuno
從現在開始你是吸著我的呼吸活著的 

言叶はもう唾液で锖びついた
kotoba wamou daeki de sabi tsuita
話語已經被唾液弄鏽了 


ねえ君は今さら仆の息を吸って
nee kimi wa ima sara boku no iki wo sutte
吶,雖然你到現在才吸著我的呼吸

「大好き」だなんて言ってみせるけど
( daisuki ) danante itsutte miserukedo
對我說出了「最喜歡你」什麼的了 

それならもういっそ ボンベのように一生
sorenaramouisso bonbe noyouni isshou
但那樣的話就乾脆像瓦斯桶一樣的過一生 

仆が吐く言叶吸って息绝えて
boku ga haku kotoba sutte iki tae te 
讓你吸著我說出的話停止呼吸


四六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00000002.jpg
(大圖請點開)

這是紀柚的最後的人設orz
畫了好幾次都不滿意啊啊XD",終於讓我折騰出來了w
第一版超級像古屋上月啦XDDD!(掩面)

字很醜超級醜對不起orz...
這是在國防課偷畫的owo

對了,我一直忘記說。
小柚喜歡的人是小指。(被踢)

四六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第十章★

四六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不准把city story簡稱成CS啦!!!!(大笑)

 (對了,要補充設定的留言在這篇喔owo)

四六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4) 人氣()


  「要散散步嗎?」

  突然地,當他走出浴室準備睡覺時坐在沙發上的人沒來由地說了一句。
  平和島幽感覺到髮上的水珠流瀉而下,濕濡了衣領,他向對方頷首表示同意,那人的表情由緊繃轉為放鬆,兩人沒再多說什麼,他用毛巾把頭髮擦乾。
  靜雄帶了兩件外套,兩個人都穿著薄襯衫,夜溫顯得稍低,幽愣愣的看向外套,接過來。

  從出門到一路上兄弟兩人的交談並不多。
  由於接近半夜,池袋上除了鬧區以外的街道冷清得仿如荒城,寂寥地彷彿只剩喧囂的聲音。
  風吹過耳畔,真的是有些涼意了,平和島幽將身體往外套裡縮。
  老實說,他並不知道為什麼兄長會有這樣的臨時起意,照理說彼此都是滿載著工作後的疲累回到家的,有的時候連話都沒說幾句就各自爬回床上入睡。
  他撇頭凝視著靜雄不發一語的側臉。

  「……哥,還好嗎?」
  像是家犬嗅到非比尋常的氣味。
  平和島幽直覺的想,雖然不曉得具體發聲了什麼事,但是自家兄長這麼做,不可能沒有理由。
  平和島靜雄詫異的回看他一眼,兩人走了約三十公尺,距離家門已有些距離。
  「為什麼這麼問?」
  他佇下腳步,兩個人站在路燈下,日光燈照得平和島幽難以睜眼。
  「嗯……是發生了什麼事嗎?」縱使如此他仍舊抬起頭來正對著兄長的褐色眼瞳。
  不想說也不要緊的。
  他本想說出口,卻欲言又止。
  ……但是,我是想知道的。

  靜雄微微地抿起唇。
  最後他讓情緒不那麼緊張,揉了揉自己的眼眉中央,輕聲的嘆口氣。 

  「沒什麼……只是,想你了,而已。」

  平和島幽略為訝異的睜大眼瞳。
  他沒答腔,只是輕輕緩緩的擁抱對方,像弟弟對哥哥那樣,像撒嬌的弟弟對哥哥那樣。

  ────要是覺得寂寞的時候,就抱一個吧?

  他記得這句話,但卻忘了是誰對誰說過。
  人的體溫在偏低的夜溫下顯得異常炙熱,平和島靜雄鎮定的怔了怔。
  而後他回抱對方。

  輕輕卻緊緊。

FIN.

四六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2) 人氣()


  「不是這樣的。」

  「我愛你啊。」

  「聽得到嗎?」

  「我愛你呦。」

  「──喂,所以說,不是這樣嘛。」

  「有人在嗎?」

  「聽得見嗎?」

  「你在嗎?有人在嗎?」
  「不要丟下我一個人嘛。」
  「這裏好黑、好可怕哦……」

  「喂,哥哥,聽得到嗎?」


  「我」

     愛

       你

         啊……


  為什麼你聽不見呢?


四六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平和島幽在光線昏暗的房裡與他平視,露出比起平時更為柔軟的神情,指尖瀉過那人的髮絲。
  審慎的凝視著那雙緊閉著的褐色雙眼。
  鼻樑的弧度和嘴唇抿起的景象,呼吸的頻率和肌膚的溫度,像要烙印在腦子般堅定。

  夜溫驟降,他不適的翻過身,剩半邊側臉。
  幽不著痕跡的笑。
  輕輕撩開自家兄長的髮,露出白皙的後頸,而後他輕柔的覆上一吻。

  晚安,哥哥。
  鼻間吐露著訊息。
  他無聲地開口,替對方蓋好被子。




(說好要給YEN哥哥的…對不起呃哦我其實當初不是要寫這個……所以轉得有點硬。)
(後頸真是好東西啊\^q^/ ) 

 

四六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8) 人氣()


  紀田正臣露出扭曲而猙獰的表情,彷彿慘痛的連話都說不出來。
  坐在他對面的折原臨也興味盎然的笑,指了指橫跨兩人桌面的考卷,用紅筆在上頭打了個叉。
  「……臨也先生,我不想寫……」
  叫一個連看到阿拉伯數字都想吐的人寫方程式哪有可能啊。
  紀田正臣不敢置信的看著十萬火急把自己叫來的人,面露不願,除了搖頭還是搖頭,抗拒著桌上的那份數學考卷。

  別開玩笑了。
  ……叫我算數學比叫我去死還困難啊。

  見對方如此強硬的拒絕,折原臨也摘下眼鏡,抿著唇看向他。
  正臣被這一瞬的沉默給嚇著,他回望一語不發的臨也,忐忑的嚥下口水,喉結隨著不安感往下蔓延。
  「臨也先生?」
  惴惴不安的開口。
  折原臨也平靜地將手上的眼鏡折好放著,琥珀紅的雙瞳在陽光的照射下顯得閃閃發光,他擰起眉頭。
  「你知道摘眼鏡代表什麼意思嗎?」
  沒頭沒尾的說著,正臣不解的偏頭,表示疑惑的輕輕搖頭。
  「────那麼你知道,戴著眼鏡是很難接吻的,嗯?」

  他睜大稻草色的雙眼。
  下一秒來人站起身來橫跨桌面,給了他一個毫無預警的吻。
  只是一個很簡單的親吻罷了。
  等到他回過神來折原臨也已將眼鏡戴上,再度拿起紅筆,示意要他計算考卷上的數字。

  紀田正臣在考卷及折原臨也之間來回看了好幾次。
  低頭。抬頭。低頭。抬頭。
  最後他匆忙的掩住即將放聲尖叫的唇齒,不管三七二十一,抓起自己的包包轉頭就跑。

  什麼啊。
  什麼啊。
  這是什麼啊。
  ────開什麼玩笑啊。可惡。

 


 


(眼鏡臨也……好啦我寫了!我終於還是寫了嘛!桃丼柴你怎麼這麼不爭氣啊!為什麼要輸給妄念啊喂!)
(不過正臣的心聲的確是我的心聲,數學什麼的去死吧\^q^/)

四六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5) 人氣()


  「靜雄,別人打你一拳你會怎麼做?」
  停下翻閱極厚的醫療原文書,新羅審慎的凝視著靜雄。
  「……啥?當然是打回去啊。」露出狐疑的臉,靜雄一口氣就將手上的鋁箔包飲料飲盡。
  「那……別人親你一下,你會怎麼做?」
  正經八百的盯著靜雄的臉不放。
  新羅的腦袋正思考著別的事物。
  平和島靜雄被他的認真嚇了一跳,愣了愣,垂下眼簾謹慎的思考著──

  「呃……親回去?」
  「……哇啊?對呢!我怎麼會都沒想到?」恍然大悟之後,新羅對他展現感謝的笑,「太棒了!太感謝你了!」
  新羅激動的抓起靜雄的手上下甩動。
  平和島靜雄的眉頭緊皺,什麼狀況都還搞不清楚。

  嗯……該不會是塞爾堤?有可能嗎?挑著眉,靜雄胡亂的猜測著。

 


 

(再不寫可愛的新羅我真的會想毆打自己…!終於寫了!(哭))
(雖然靜雄認真的思考過了,還是一個毫無建設性的答案啊。(笑))

(兩個人都是對戀愛相當笨拙的人呢w) 

四六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水中,繃帶,屍體》 就算我說無CP也沒有人會信。所以(算)是傑奇跟馮中心。

四六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裏面都是片段。
是阿月的生日賀文。(笑)
……偶爾我也是想更新其他東西的啦。

四六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想說的話不一次說完下次就會忘記要說什麼了!》

  想對你說的話,雖然不只這些。
  但是其它的部分,就留到下次再說吧。

  我們約定了,好嗎?
  下次再見的時候,一定會對你說,那句話……

四六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盛夏時候親吻你的耳背。》
      讓一個男人親吻耳背的意思是把後面都交給他囉。

※無視BUG啦我就是想要寫在夏天畢業嘛owq,我知道是春天舉行畢業典禮啦。
※然後,這跟正文無關哦owo,可是說是不會出現在連載裡面的番外,請安心食用w
送給小玥的指定文,哈哈哈哈對不起我用文革的塞。(FUCK)

四六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真理無須言語。》
          那麼需要言語襯托的,又是什麼?

四六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王與騎士相關。
(可、可以偷偷徵求人設畫嗎…?)
 

四六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La Vie En Rose.》

角色中心文,王子中心。
算得上是前傳吧。文革的。


四六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一走進校門,平和島靜雄就覺得所有人的視線都和他有仇。
  一花一草一木,連風吹草動看起來都像威嚇,他不明所以的走入校舍,伴隨著不悅感水漲船高。
  搞什麼?──他本想這麼問──一拉開教室門,他的反應除了呆滯外還是呆滯。

  黑板上寫著什麼?
  他揉了揉眼睛。
  這是什麼?
  他像個傻子,不敢置信的關上教室門在拉開。

  心裏的疑問只有一個:這到底是什麼?

  女同學們竊竊私語;男同學們在遠處群聚,用不可置否的謠言傳遞著彼此的訊息。
  「……原來折原臨也和平和島靜雄很好嗎?」
  這種無知的結論。
  平和島靜雄什麼都沒想,或者說,什麼都沒辦法想,徒手將黑板中央揍了一個大洞出來,巡視著四周,他刻意略過驚愕的尖叫聲,他不得不這麼做。
  像個傻子一樣。

  在難以思考的狀況下做出來的事形同禽畜。
  奔馳在校園裏,用連自己都難以想像的憤怒語氣低聲嘶吼著那個人的名字。
  折原臨也。
  折原。
  臨也。
  (跳蚤)
 
  踹開頂樓的大門,不知怎地,他知道他在這裡。
  就站在這裡看著教室的騷亂,用那最難看的歡愉表情笑著。
  不爽。不爽。不爽。火大。火大。火大。火大。火大。火大。火大。火大。火大。火大。火大。火大。火大。火大。火大。火大。火大。火大。火大。火大。火大。火大。火大。火大。火大。火大。火大。火大。火大。火大。火大。火大。火大。火大。火大。火大。火大。火大。火大。火大。火大。火大。火大。火大。火大。火大。火大。火大。火大。火大。火大。火大。火大。火大。火大。火大。火大。火大。火大。火大。火大。火大。

  豈止火大。

  「果然很生氣啊,小靜──這個表情真是一百分。」吹起口哨。
   折原臨也笑得誇張不已。
  「不過、不過?」 

  「──為什麼要這麼生氣呢?因為我寫對了什麼事實嗎?」
  這是折原臨也在抽刀前,說的最後一句話。

  豈止火大?

 

 


 

(嘛…反正就是這樣?)
(我想過的反應大概是這樣,有BUG的地方,但就這樣吧orz…)
(反正我的內容永遠就是jump、jump、jump\^q^/,我應該要改看寶島(?))

(……說好的新羅呢!!!新羅!!!!!!!!(崩潰))

四六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二)互道晚安進入夢鄉,凝視你的眼臉。(素材指定:晚安。)

四六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他凝視著黑板上的字跡。
  應該是放學時哪個無聊的高中生留下的,用粉筆在版子上畫了一把大大的傘,傘上畫了一顆愛心;傘下兩側寫著不同的名字,琥珀紅的眼瞳沉默不語的盯著。
  古屋和藤原……?他試著從記憶裡搜尋出這兩個名字,卻毫無印象,最後他索性放棄。
  反正不重要。
  他抿唇,抽起板溝的粉筆。

  偏過頭,似乎是想起什麼的瞇起眼。
  他歡愉的笑開,過於綻放的笑,彷彿裂痕。
  在愛心中間畫了一個心碎的記號。不明究理的,他對著毫無記憶的兩人發著無名怒火。
  擦掉傘下的名字,白色的筆灰落下,猶如落雪,停在自己的手背上。

  他輕輕擦拭。
  ──高中生都做這種事情?
  猛然的,他的身子震了一下,連身後的講桌也隨之撼動。

  「啊、啊──真好玩。」
  以鼻尖為圓心,他笑得不亦樂乎。

  在黑板上寫了幾個字後,小心翼翼的放下粉筆。
  滿意的看著傘下的名字,他笑得人仰馬翻,幾乎半邊身子即將掉下課桌。

  一邊想著那人明天早上的有趣反應,一邊鎖上教室的大門。
  他笑。
  笑得幾乎不像是笑。



(……我、我讓某兩人出場了!崇陽學生亂入來良啦!)
(下一篇是靜雄的反應--我要寫新羅!再不寫新羅就要發狂了。) 

 

(啊,是說…惡友場相關消息請大家多多注意一下owo,這是小的第一次參予only場的主催事務啊。)

四六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