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人是四六,稱呼隨意。
►部落格放有關生活以及個人創作(包含二創)的文章,基本上都會標註內容。
閱讀前請找找防雷標語,可以接受再閱讀比較好哦。
►BLOG主很孤僻害羞,每天都躲在深山數星星,還請大家多跟獨居老人說說話。

目前日期文章:201002 (28)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寂寞緩慢的堆積起來,就漸漸形成溫柔。

四六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2) 人氣()


《舊傷》
對不起,我自認開頭寫的不好。
但是還是請您耐著性子看下去。
我會很感謝的。


DuRaRaRa限定20指定。
題目出處《Disorder Reflex》:http://dreflex.blog128.fc2.com/blog-entry-53.html

四六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啊我要先講一個很遺憾的事情orz
我覺得幽靜幽小報啊,春宴肯定來不及。
所以一律改成郵寄(通販?)TVT……
我連正式帖都還沒能貼。

真的很忙。
對不起大家。
要退訂的,麻煩請在水區告知TVT。
我真的很對不起大家。orz

順便一提,郵寄的話,寄海外也ok.



[Dymy-繁]デュラララ!![無頭騎士異聞錄 DuRaRaRa!!][1024x576]-07-國士無雙.rmvb_000572799.jpg 

對不起這次的心得感想拖了一陣子。
寫七的時候,八卻出了……(沉默)
所以,八要什麼時後寫呢?(看旁邊)

咳嗯,讓我們速速進入主題吧。(?)
其實我才剛起床……(眼神死)(靠)

入內有大量捏他、智障、妄想發言,請慎入。
平和島兄弟是池袋的最新武器。

四六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1) 人氣()



  「呃?」紀田正臣看著手上的色情書刊,表情充滿不解,「……為什麼,給我這個?」
  他注視著很自然就坐到自己對面的折原臨也。
  等等?讓我倒帶一下……和沙樹吃完麥當勞後她先回去了,接著?啊,接著是突然黃巾賊的團員和麥當勞店員起衝突,自己上前處理,店長便請了客,之後──
  褐金色的眼瞳混亂的看向折原臨也。
  不明白。
  難道自己被棍棒打昏了幾分鐘嗎?……不,不可能。
  他低頭再看向手上的PLAY BOY,連翻開的欲望都沒有,把書放到桌面上,折原臨也興味盎然的盯著自己笑。

  「你不是和沙樹在交往嗎?……啊,不對,應該說,你不是和很多女孩子在交往?」折原臨也微笑,然而話中的挑釁意味十足。
  正臣抿唇,沒打算搭理對方,「……這個,你拿回去吧。」
  「為什麼?」語氣中充滿歡愉。然而在紀田正臣耳裏聽來是惡意。
  「問我為什麼?這個……」正臣為難的蹙起眉,支吾其詞,該怎麼向他說其實自己別說A片了,連A書也沒有看過。雖然喜歡追女孩子,卻從來不會想到某檔事。
  牽手,擁抱或者親吻,可能在普通的交往裏稀鬆平常,但紀田正臣卻從沒有在自己的戀情裏嘗試過。
  「因為你不敢?」折原臨也瞇起眼,逕自從桌上拿起可樂便開始喝起來,「我聽沙樹說,雖然你們在交往,可是你卻不願意碰她?」
  「啊?沙樹跟你說這些?」露出不可思議的臉,紀田正臣的表情多了幾分扭曲。
  「嗯啊,她說雖然你們是男女朋友──可是你卻對她沒意思的樣子耶?」
  語畢。空氣中多了一點可口可樂的氣味,然而紀田正臣沉默,不曉得該怎麼回答折原臨也的問題。
  他是說錯了。卻又好像哪裏沒有錯……。
  「該不會紀田正臣同學其實是個超級純情派吧──?」歇聲,折原臨也聽見自己所說的話,突然大笑起來。
  紀田正臣尷尬的陪笑。對於折原臨也,自己向來不知為何很棘手。
  話語和氣勢也好……全部都讓人難受。

  「有接過吻嗎?」突如其來的一問。
  紀田正臣愣在原地。沉默半晌,其後艱澀的搖頭。
  「要我教你嗎?」
  更是唐突的一問──正臣眨了眨眼睛,這次立刻便用力的搖了搖頭。
  誰知道眼前的男人會做什麼,老鼠狼給雞拜年,不安好心。

  只見折原臨也一笑,撐著桌面站起身子,將紀田正臣的領子揪起來。
  「──別這樣嘛,讓我教你啊。」

  最後映入紀田正臣眼裏的是折原臨也過於鮮紅的瞳孔。
  溫熱的氣息和一點也不溫柔的親吻。
  四唇交接的瞬間彷彿被針給紮過嘴唇的龜裂、疼痛,他蹙起眉,雙掌用力的推開折原臨也。
  不可思議的神情寫在臉上,眼神住滿愕然,然而折原臨也輕笑,沒有任何反應。

  他瞪著折原臨也,用制服的手袖擦拭雙唇。 
  然而他知道。
  和折原臨也起任何衝突都對自己沒有好處。
  這可不是隨便和幾個店長洽談就能有好結果的。
  
  「……臨也先生,晚安。」努力抑制即將失控的嗓音,在情緒還沒到達巔峰時紀田正臣彷彿逃跑似的離開麥當勞。
  折原臨也仍然笑。
  再輕啜一口可口可樂,撫摸自己的唇。

  謝謝招待。
  他輕聲說。


(臨正最高\^q^/)
(對不起寫了自己很想寫的東西,總之bug無視!)
(讓臨也吃死死的正臣好萌!超級萌!)
(是說,我可以把這個當成改貓耳的贈送文嗎?(被砸))

四六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其實靜幽跟幽靜我都很喜歡。也沒啥好區分攻受的。
依賴弟弟的哥哥和被哥哥依賴的弟弟。
真萌啊。

在我流設定裏的幽。
是一個老是對自己哥哥丟變態直球的傢伙。(大笑)

四六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他沉默的看著他的睡臉。
  不甚高興的嘟起嘴巴。

  「哇啊睡得好熟……還流口水,好噁心呃哦!」

  靜謐的房間裡迴盪著自己的聲音。
  他挑起眉,對著熟睡的人動手動腳,舔拭他的嘴角及眼皮,搔癢著對方的耳背,親吻溫熱的耳垂。
  他不著痕跡的笑了笑。

  「哼哼……」發出怪異的輕嘆。

  他在對方的掌心裏很輕、很慢的寫著字。

  我、
  啊。

  愛。
  ……恨。

  你。
  呦。


(這是折原臨也視角。其實我只是練習怎麼寫他啦。)
(好噁心啊靠這誰啊……)

四六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8) 人氣()


  清晨時分,他睜開睡不到三個小時的眼睛,身體仿如被詛咒似的硬是起了床,他看著窗外晴朗撒落進來的晨光,不甚滿意的蹙起個眉頭,動作輕盈的走下床鋪,盡量不驚擾上舖酣然大睡的人。
  他走到廚房,打了個哈欠,從廚房櫥櫃裏拿出罐裝的奶粉,斟酌良久,他拿出兩個相同的馬克杯,對著其中一個杯子微笑,很輕很輕,而後他靜靜的將奶粉倒入。
  杯子外緣用油性簽字筆寫著「靜雄」兩字。

  ──『哥哥,你買了杯子?』
  ──『嗯。』
  ──『可是杯子都長得一樣……怎麼辦?』
  ──那人躊躇了下,皺了皺眉頭,走向客廳拿著麥克筆走入廚房,笨拙的在杯子上寫了「幽」。
  ──他不自覺的笑了,向自家兄長要了簽字筆,在另一個馬克杯寫上「靜雄」。

  ──『這樣就可以了。』
  ──平和島靜雄看著杯子上的字跡,表情沒多大改變,只是慎重的拎起兩個杯子,小心翼翼的放進櫥櫃。
  ──『以後,就用這個杯子泡牛奶給你當早餐,如何?』
  ──『牛奶?……你高興就好。』
  ──他和緩的笑起來,『那麼哥哥,晚安。』
  ──『晚安。』

  他想起之前的對話。
  雖然自己和兄長的工作常常擦身而過,常常不是自己徹夜未歸就是對方又像只無頭蒼蠅,忙得不可開交。
  即使如此。
  只要能碰面的時候,不管自己的身體狀況如何,他還是會起床泡一杯熱牛奶給兄長。
  大概像習慣一樣。

  將熱水斟入馬克杯,奶粉緩緩溶在水中。
  飄盪起一股奶香,大概是有安神的作用吧,平和島幽覺得自己的情緒紓緩了些。
  將泡好的熱牛奶放在桌面上,而那人也從臥房走出來,一頭睡亂的頭髮和惺忪睡眼……大概也是強迫自己起床吧。
  真是、很像呢。他垂下眼簾,雖然沒有動作,心裏卻笑了起來。

  「早安,哥哥。」
  「啊……早安。」

  兩人的對話彆扭似的存在在廚房裏。
  靜雄平靜的接過自家弟弟遞來的熱牛奶,溫和的香氣和熱度飄散在睡意濃厚的臉龐,他在對方看不見的角度,若有似無的笑了。

  早安。
  晚安。

  光是這樣,就覺得幸福。



靠北幽靜真的好萌。
好萌啊。
怎麼辦啊我。
該怎麼辦才好呢幽。
你怎麼會這麼萌啊。

夠了沒阿。
好萌啊。

雖然我寫得一點也不萌(痛哭)
這兩個娘砲誰啊(痛哭)
但是我很喜歡平和島兄弟的相處方式。
平常喧鬧的靜雄在弟弟面前就會很沉靜;大概是被幽的氛圍所感染吧。
喜歡這樣安靜卻幸福的兩人。

幽靜好棒。
靜幽也好棒。
愛死了。

三月幽靜小報出刊決定!!!!!要預定的先在下面留言(靠北)
然後,靜臨小報正小報是無料配布。
老子我免費贈送(靠北)


...真的有人要嗎!!!!!!!!!!!!!!!!(忐忑)

這是複製貼上。
你沒看錯(靠)。


我忘了說,這篇的一切都是腦補。
不覺得兄弟同居還睡上下鋪超萌的嗎??????(幹)


 

四六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4) 人氣()

《Stay Gold》
美好的事物轉瞬即逝。
你知道嗎?寂寞,是很可怕的。

四六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哇靠打我吧(掩面)
這是小靜嗎?這是中二嗎?哇靠對不起!(懺悔)
但是寫這兩隻真的很有趣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慘叫)
我喜歡表面上粗枝大葉可是內心比誰都還要敏感的小靜。
也喜歡感覺會很纖細其實是超遲鈍的折原臨也。

純情的小靜。
好棒啊。(靠)

忘了說,這是欠人的靜臨,自己認領。(喂)
其實我欠了三篇,一篇給小玥一篇給電波一篇給指定的。
可是指定文居然要我寫H……我(欲言又止)
總之先這樣。

四六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2) 人氣()


《Stay Gold》
美好的事物轉瞬即逝。

四六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01.gif

大家晚安,這裏是精疲力盡桃丼柴。
他●的除夕夜、他●的應酬(啥)、他●的爛腸胃。
便秘真的很痛苦,請沒有便秘的人好好珍惜自己的身體。(請不要在這裏抱怨) 

好啦我要來進入DRRR06囉。
其實
這集真的也沒甚麼好寫的,所以我要來拼命的吐槽

所以你會看到我浪費了10分鐘去作上面這張靜雄GIF。(是閒到何種地步)
該從哪裡吐槽起好呢…,嘖,我看完這集深深感覺到無頭的製作組畫的金髮除了正臣以外都會崩壞。
至於為什麼啊……自己往裏面看囉。

入內
有強大的捏他和吐槽
如果你在吃飯或喝水還是不要看得好。
雖然
我覺得你看到這張開版圖就想要按下右上角的叉叉了

四六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8) 人氣()


《牙痛不是病。》 給所有改貓耳圖的親友們★


  平和島靜雄無力的趴在桌上,從墨鏡看出去的視線散散漫漫,平時就皺緊的眉頭這時更是拴得像故障的門鎖,旁人看到都不禁迴避三分;賽門看見靜雄難得安靜地坐在位置上動也不動,替客人送上壽司後便走上前去關心關心。
  靜雄瞥了賽門一眼,又繼續將臉貼在桌面上。
  「靜雄?怎麼了哦?」濃烈的俄羅斯腔調,賽門偏過頭,疑惑的看著比起沒精神更像不耐煩的他。
  「……牙痛啦,現在不要來煩老子。」靜雄低吼一聲,將牙痛的位置貼著冰涼的桌面,嘗試讓疼痛減緩。
  賽門不合時宜的笑了起來,轉過身去斟了一杯熱的玄米茶,遞給靜雄,「喝熱茶,會好一點哦,我們家鄉都是這麼做的。」
  靜雄盯著賽門送上的熱茶,立馬將茶灌個精光,也不管它是不是燙得自己險些咳嗽。
  「好點了嗎?」賽門和善的笑,雖然在旁人看起來是陰笑。
  平和島靜雄露出萬念俱灰的眼神,輕輕搖了搖頭。
  說要對牙痛發火也不曉得該從哪裡拔起,自己又不太想去看牙醫,已經這樣任憑它痛了快一個多月……為什麼這麼痛啊,這鳥牙齒?用舌頭輕觸發炎的牙齦,靜雄的表情更是陰了幾分。
  明明自己也不怎麼愛吃甜食,怎麼可能都二十幾歲人了還蛀牙……太丟臉了。
  看見仍然無精打采的靜雄,賽門蹙起眉頭,又將杯中的茶給注滿,「啊啊,靜雄,那要不要再試試另外一個辦法?」
  其實自己真的沒什麼心情和人對答,靜雄瞄他一眼,示意要賽門繼續說下去。
  「聽說,接吻,可以讓牙不痛。」
  聞言,靜雄蹙起眉。
  「你要不要,找誰試試看,啊?」斷句得莫名其妙。
  平和島靜雄抓起桌面上的熱茶,再一次一飲而盡,看向好心的賽門,他被痛得有些渾沌的腦袋竟當機了幾分鐘。

  「……真的嗎?」他撫摸下巴,故作思考狀。
  撞見靜雄的反應,賽門笑得更為開心,「嗯,這是臨也,教我的。」

  ──在臨也這樣的發音下來之後,平和島靜雄手中的瓷陶杯隨即被捏爆。
  賽門無辜的看著碎在地上的瓷杯,露出不認同的表情,「靜雄,使用暴力,不好哦──」
  悠長而低沉的嚷音在平和島靜雄的耳邊迴盪。

  ……牙齒,果然很痛啊。
 

(其實……我現在牙超級痛的,怎麼辦啊幹,正臣快來親我一下吧。(靠))
(然後再爆料,
其實小靜應該是不敢看牙醫。

四六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入內可能造成您的不良觀感。
因為
管理人廚到去Google「臨正」和「紀田正臣」,還截了圖(懺悔)
其實一開始我只是想找臨正同伴啊QvQ
誰知道一找就看到了不可思議的東西QvQ……

真的不要進去,真的超級廚。(毆打自己)
 

四六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鷺野真木站在一年A班的門口,慵懶的提著書包,看著好友在教室裏面翻箱倒櫃。
  本來是想去幫忙的,礙於今天班級對抗賽時自己的體力已耗盡大半,他詢問九条清澄需不需要幫忙?;而清澄不出他意料之外的回答了不用。真木你等我一下,不好意思。
  紫紅色的雙眼盯著清澄慌亂的神情不放,他竟找到一絲惡趣味。
  打開教室的門,真木將書包背好,湊近好友,問:「在找什麼?」
  清澄詫異的抬起頭來看向真木,「護唇膏……」
  聞言,真木蹙起眉,「找那個幹嘛?」
  現在也不是冬天,不必擔心嘴唇龜裂的問題。何況平常清澄沒有使用護唇膏的習慣。
  「呃、那那那個……」清澄越說頭越低,真木仍注視著他,「就是,今天打羽毛球的時候你說什麼書呆子的……我不是用球拍堵了你的嘴嗎?」
  偏過頭,鷺野真木從今日的腦袋裡搜尋出這段記憶。好像有過這麼一回事,被清澄一說,總覺得嘴唇又隱隱約約的痛了起來。
  「所以,你想拿護唇膏給我擦?」挑眉,真木的表情帶有幾絲笑意。
  「呃?不行嗎?……雖然我找不到。」語畢,又翻了翻整齊的抽屜,確實找不到冬天時因嘴唇乾裂而買的護唇膏。九条清澄的表情充滿苦惱,而後,他聽見真木的笑聲。
  「沒關係,我又不痛。」
  「可是……」
  看著好友為難而困擾的表情,鷺野真木玩心大起。總覺得只會在自己面前展露真實的一面的清澄很有趣。
  也很可愛。

  「那麼,親一個當補償好了?」紫紅色的眼瞳瞇起,笑了起來。
  「親一個?……咦咦咦咦咦親一個?」 九条清澄愣了愣,臉上隨即爬滿不可思議和訝異,「認認認認真的嗎?真木!」
  鷺野真木雙手交叉,偏過頭。
  「難道我回答認真的,你就真的會親啊?」
  「咦……呃,這個……」清澄的視線往他處飄去,輕聲回答,「……只是男人和男人接吻很奇怪吧?」  
  「嗯?你的意思是其實不排──」斥嗎?話還沒說完,又被清澄給攔住。
  「我、我們趕快回家吧,真木……」露出尷尬的臉,九条清澄拿起書包,筆直朝門外走。

  鷺野真木看著九条清澄快步離開的背影。
  將笑意留在晚霞映照的街道上。

(真木清澄!好萌!好萌!!萌到我暴斃啦!!!萌死了!!!!!!!)
(改造少年第二集根本是真木清澄ONLY!!阿蘭影薄、好影薄啊啊啊!而且那個充滿特殊氣味的附錄是怎麼回事!?)
(真木:「我也要成為你的力量。」雖然你忘了我(?),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好萌!!!!!)


 

四六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矢霧波江無奈的替自己的雇主整理桌面,還要把傳真來的文件一一彙整起來交到他面前;而那人卻只是一派輕鬆的翹著二郎腿,哼著不成名的曲調,心情看來煞好;她眼尖的瞇了眼手上的資料,向他詢問疑惑。
  「上次你說到栗楠會時後,是不是討論到一個人?」
  而來人瞄了她一眼,笑了笑,答聲後又繼續哼著歌。
  矢霧波江不解的蹙起眉頭,「……又是朋友又是弟弟,還有什麼──啊,棄子的王?」
  聞言,折原臨也神情扭曲的抽動眼睫,注意到他微妙的表情變化,矢霧波江沒多說話,等著臨也回答。手中佯裝冷靜的整理著資料。
  她可不想三天兩頭就踩到折原臨也的地雷。
  「正臣他啊,真的是不懂我的心呢。」從外套的口袋裡抽出小刀,折原臨也流暢的耍玩著。
  「嗯?怎麼說?」無視著折原臨也的小動作,矢霧波江認命的將注意力轉移到文件上,胡謅的回答。
  「該怎麼說才好呢──啊,總之,正臣傷透了我的心。」雖然是這麼說著的,可折原臨也卻露出愉快的笑容,語氣和表情不成正比;矢霧波江瞄他一眼。

  「……你會討厭他嗎?」口吻小心翼翼。
  「不討厭啊。」折原臨也看向矢霧波江,琥珀紅的瞳孔波光粼粼。
  「那不就是喜歡了嗎?」
  逕自做出肯定句,矢霧波江無奈的嘆口氣。她永遠都沒有辦法辨析折原臨也的情緒是好是壞,對於喜惡的分別更是讓自己難以捉摸。
  反正也沒必要瞭解的太透徹,於是她埋首進入文件。

  在矢霧波江沒有注意到的時後,琥珀紅的眼瞳滲出訝異的訊息。
  折原臨也的神情變得相形扭曲,笑逐顏開,他笑的歡愉。
  笑得像在嘲諷什麼似的。


 (其實我一直很煩惱要叫臨正還是叫折紀?日本方面是通稱臨正,可是折紀好像比較正確?)
 (啊,忘了說,這是小說第三集波江和臨也對話的衍生。)


 

四六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這是什麼廚.PNG 


這是兩個廚在深夜的對話。
真奇怪……為什麼我靜臨的比率比臨正還要高?我明明就是正臣控吧喂?
請各位猜猜看哪一個是我囉★(笑)
猜到的獎品待商榷囉!如果有猜到,請在下面留言吧。


 

如火如荼的TV感想出來後我真的收到了貓咪正臣★(爆)

製作者是桃丼家的睦醬★

最喜歡你了睦醬★

001.jpg002.jpg003.jpg

附贈的★折原正臣(爆)


004.jpg


是不是無違和啊?我的眼光果然很準嘛!(笑)
期待TV6囉★

以下收DRRR雜談,嗯……不建議進入。
如果你覺得「DRRR氾濫了好煩、好不喜歡」等,
麻煩請務必絕對千萬不能進去哦!麻煩敏那桑了!


四六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2) 人氣()


  身軀被陡然一撞,重心不穩的他跌坐在地板上,抬起頭來怒視著將自己撞倒的人,可紀田正臣一句話也說不出口。抑說是不願開口。
  和這種人沒什麼好說的,他想,欲站起身卻被來人的腳給踹下,肚子吃了一聲悶痛,他咳幾聲,褐黃色的眼瞳被日光燈照得斑斕,他直視著對方琥珀紅的雙眼,蹙著眉,而後他試圖打破沉默。
  「……我真搞不懂你到底想要什麼。」他跪坐在地板,涼意從底部竄上。
  「嗯?」折原臨也發出興味盎然的笑,蹲下來與紀田正臣平視,等待著他開口。
  遲疑了半晌,紀田正臣主動湊近他──至少沒半點懼意。
  「你明明就不懂什麼是愛,卻四處奢求愛……你還不懂嗎?」
  折原臨也輕蹙眉頭,往後退了一點;然而對方壓境,彷彿情勢被逆轉,無以命名的不悅感受襲上心頭。
  「你憑什麼這麼說?」仍露出歡愉的笑臉,然笑意銳減。

  紀田正臣的表情明顯受到動搖,他試著從自己的話中尋找邏輯,然而現實卻告知著他不必要。對於眼前的人,就是再講一個字都是浪費。沒有必要,似乎有人又這麼反覆一次,你沒有必要這麼做,紀田正臣。
  少鄉愿了。
  類如警訊。
  縱使開口艱澀,發聲困難,紀田正臣狼狽的站起身子。

  「就憑你這種人,已經傷害了我無數次。」
  丟下一句連自己都難以置信的話語。
  紀田正臣轉身就跑,捏緊手上的戒指,像個逃犯似的奔跑──

  ──從誰的身邊逃開?




  「原來小靜喜歡狗?」斜視著公寓前的老狗,折原臨也不敢置信的瞪著傷痕累累的平和島靜雄。
  「吵死了,關你屁事!鬧夠了就給我滾!」靜雄氣喘吁吁,兩人在方才經過一場混鬥,原本整理好的客廳又變得凌亂不堪;甚至連沙發都被自己丟下陽台,電視機缺少LED燈,發出啪滋啪滋的雜訊。
  折原臨也完全無視於平和島靜雄的話,走近老狗,琥珀紅的眼瞳睜著雪亮。
  「哇啊小靜──這跟你高中時撿得狗好像──」接著他將目光轉移到靜雄身上,表情寫著懷疑。
  「啥?」平和島靜雄不耐煩的搔頭。
  「哎呀呀居然忘記了!小靜笨死了!」 

  平和島靜雄白了他一眼,接著沒再多搭理對方,轉身要走進房內。
  老狗的注意力從臨也轉移到靜雄身上,看著他的眼神閃閃發光,尾巴無力的搖起來,似乎無聲的叫著靜雄要他帶自己也進屋。
  折原臨也看著靜雄和老狗微妙的相處模式,偏過頭,思考了半晌,最後他將老狗抱起來。
  「吶,小靜。」
  靜雄轉過頭,看著折原臨也笨拙的抱狗方式不禁蹙眉(雖然自己也沒多會抱)。
  「『我也可以進屋嗎?』……這隻笨狗剛剛好像這樣說。」
  「啊?……」平和島靜雄叼著菸,在一人一狗之間來回查看,老狗哈著舌頭,因為年歲已高對於折原臨也粗暴的抱法也沒有特別掙扎,只是看他在抱下去這隻狗待會兒應該會窒息吧?
  他嘖了聲。

  「真是煩死了,要進來就快進來!」語畢,身子一轉便潛入屋內。
  折原臨也露出驚喜的臉,歡快的笑容在臉上,看著手上的老狗一眼。
  「小靜這樣好噁心耶──你覺得呢?」


 (狗屬性!狗屬性!靜雄LOVE!★)
(也想要寫看看高中時代的兩人啊───啊,還有新羅!)


 

四六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無頭騎士異聞錄].[Dymy][Durarara][05][BIG5][1024X576].rmvb_000508385.jpg


正臣俺嫁★


我一直憋著不打DRRR的動畫感想。
你知道為什麼嗎?
因為我一直在等紀田正臣的戲份 1467f3bf773a95.png。(靠北)

等了五集……終於讓我盼到啦!
正臣俺嫁★(又說了一次)
不管是當老公還是當老婆都可以啦,
送禮自用兩相宜Noi+hKkwOxEqisanIkrtQ0N8FF4=.gif(!?)
DRRR很明顯就是十來集結束的動畫,想不到這麼快就進入第三集嗎??
黃、黃巾賊……!(喘氣)
將軍大人!!!!!!Noi+hKkwOxEqisanIkrtQ0N8FF4=.gifNoi+hKkwOxEqisanIkrtQ0N8FF4=.gifNoi+hKkwOxEqisanIkrtQ0N8FF4=.gifNoi+hKkwOxEqisanIkrtQ0N8FF4=.gifNoi+hKkwOxEqisanIkrtQ0N8FF4=.gifNoi+hKkwOxEqisanIkrtQ0N8FF4=.gif

以下!是第五集的感想含捏他,
不喜捏他者請勿進入。

四六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1) 人氣()


每日一句不是說這篇文叫每日一句啦。
而是這種東西每天都會來一句。(你有病)

-

  他注視他琥珀紅的雙眼,充滿調侃、嘲諷、歡愉和邪惡,外加自我中心。
  紀田正臣笑──彷彿他很久沒那麼笑過似的──放聲大笑。

  「我不討厭你。」他說,然後細數被歲月滾軸壓壞的心臟。
  「──我沒有喜歡過你,又怎麼會討厭你?」
  他瞇起眼,以鼻樑為中心,笑。

  有的時候,他也學會,反將一軍。
  最後收入眼的是折原臨也稍嫌扭曲的笑容;將其稱之為,成就感。


 (……總覺得,我很喜歡把折原臨也寫得居於弱勢,但實質上正臣只是批著狼皮的羊啦。)



 

四六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04. 折原的純情
(這個三八得要死的男人是誰啊?他肯定不叫臨什麼也的啦。)

四六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1 2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